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669 拯救世界的兩秒
一本讀|WwんW.『yb→du→.co
    面對著茫茫數以千計的惡鬼,不說鬼殺隊的幾人和加藤雪乃這兩個新嫩,就連栗山未來都感覺到了一絲沉重的壓力。

    她不是打不過,在原著中,栗山未來為了拯救神原秋人,獨自前往境界的彼方連續戰斗了幾天幾夜,論續航能力她是一點都不差的,而以她現在的實力只會比原著里更強,哪怕整個日本的鬼一起上,只要給她足夠的時間,也未必不能徹底消滅。

    但現在的問題不是殺敵,而是守護。

    守護永遠比破壞更難,更何況還要在群鬼的圍攻中守護近兩百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沒有天險,沒有城墻,唯一的屏障就只有那輛熄了火的列車殼子。

    只要有一只鬼進入列車,任務必然失敗!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那些鬼并沒有從四面八方殺過來,都來自正前方。

    “怎么會有這么多的鬼?”

    “它們到底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完了……要死了要死了,我一定會死的!”我妻善逸躲在禰豆子的身后,雙手捧著臉瑟瑟發抖,才剛蘇醒不久的他,眼看又要嚇暈過去了。

    當然,被嚇到的也不止他,加藤惠和雪乃同樣滿臉驚慌,“未來,我們該怎么辦?”

    即便以加藤惠的冷靜,此刻也感覺手腳有些顫抖,畢竟敵人是鬼,不會跟你講什么道理,她的佛性,她的淡然,她的親切與隨和,在鬼面前沒有任何意義。

    “事到如此,只能打了!”栗山未來舉起血刀,此時此刻,除了戰斗之外別無他法,“我們守住這條路,千萬不能讓它們靠近列車!”

    話音落下,栗山未來率先殺出,她的速度極快,一瞬間就殺進了鬼群,手起刀落,跑在最前面的十幾只鬼瞬間就腦袋落地。

    其次便是炎柱。

    炎柱的實力不如栗山未來,但在這個世界,他也已經是無限接近極道的強者,刀光起,炎火奔騰,同時間內斬殺的鬼并不在栗山未來之下。

    這兩人守住最前線,以防鬼群分散,進而包抄無限列車,而其他人則在后方狩獵那些落單的鬼,勉強逼退了鬼群的第一波攻擊。

    然而,這并沒有太大的意義,因為兩側的山頭仍然不斷冒出更多的鬼,一種殺之不盡的感覺,試圖擊潰眾人的心理防線。

    “如果御坂同學在這的話就好了……”

    栗山未來攻勢不停,目光望著那漫山遍野的鬼,不禁喃喃自語,她雖然不是單挑型的戰士,但由于缺乏AOE攻擊,當敵人的數量上升到一定程度之后,她的作戰能力難免下降,可是如果換成御坂美琴,別說眼前的這些,哪怕再多個十倍,一記真正的落雷轟下,什么問題都解決了。

    不過羨慕歸羨慕,她也知道這樣的假設沒有意義,要是真換成御坂美琴,副本的難度恐怕也不是現在這樣了。

    “自己就是自己!”

    想到這里,栗山未來目光一凜,迅速摒棄了心中的雜念,不斷提升著自己的速度和攻擊范圍,不讓群鬼越過雷池一步。

    只是,并非所有的鬼都是炮灰,其中也不乏類似青面鬼甚至比青面鬼更強大的存在,有些甚至已經無限接近下弦,通過血鬼術,它們直接越過了栗山未來和炎柱兩人,也跨過了炭治郎和禰豆子的防線,雪乃和加藤惠的攻擊僅僅只是阻礙了它們片刻,回過神來之際,已經有三只鬼踏上了列車的車頂。

    “不好!”

    見此,栗山未來和炎柱同時變色。

    栗山未來考慮的是任務和無辜者的安危,而炎柱就純粹是責任了。身為鬼殺隊的一員,身為柱,保護人類不受鬼的傷害是他們的責任,有自己在場,卻讓無辜的人類被鬼殺害,是柱的失格。

    正是因為肩負著這樣的責任,他們才是柱。

    所以,當看到那三只鬼踏上車頂的一刻,炎柱本能的就要往回殺去。

    但是,群鬼的攻擊也并非雜亂無章,它們早已看出敵人中最強大的便是栗山未來和炎柱,因此這一刻,它們幾乎以肉墻的方式纏下了兩人,讓兩人無法回防。

    而剩下的,無論是炭治郎禰豆子伊之助,還是加藤惠和雪乃,都已經來不及了。

    “哈哈,先從弱者開始進食吧……”

    車頂上的三只鬼咧嘴大笑,眼看它們就要撕裂車頂,突然,一道雷光亮起。

    “雷之呼吸,一之型,霹靂一閃!”

    一道以肉眼無法看清的雷光猛的從地面掠起,車頂的那三只鬼連反應的余地都沒有,瞬間就被洞穿了身體。

    出手之人正是我妻善逸,這個好色膽小又無節操的少年,平時甚至會躲在女人孩子身后,讓人看不起,但當他的第二人格覺醒時,總會在關鍵的時刻力挽狂瀾,就如現在這般。

    “善逸,做得好!”炭治郎頓時激動的喊道。

    見此,栗山未來也松了口氣,我妻善逸覺醒,有著他的神速,后方的安全會大大得到提升,然而,群鬼的數量還是太多了,只是加上我妻善逸一人,根本于事無補。

    “啊啦,你們好像遇到麻煩了,富岡先生,我說得沒錯吧。”

    突然,黑夜中響起一個女性的聲音。

    加藤惠轉過了頭,看著身邊的同伴,“雪乃,是你在說話嗎?”

    雪乃一愣,“沒有啊。”

    “是我在說話呢。”突然,一蝴蝶停在兩人的身側,當兩人轉過目光之時,只見身邊已經多了一個嬌小的女性,最多一米五,比小學生也高不了多少,但她臉上卻露出成熟的微笑,“你們好,初次見面,我是鬼殺隊的蟲柱蝴蝶忍,那邊的是水柱富岡義勇先生。”

    蝴蝶忍指著一位不茍言笑的黑發青年,對方正向著炎柱那邊趕去。

    “富岡先生,蝴蝶小姐,為什么你們……”看著這兩人的到來,炭治郎的表情又驚喜又疑惑。

    “啊,因為是這樣的。”蝴蝶忍笑瞇瞇的說道,“前幾天,鬼殺隊的情報部發現了一些奇怪的東西,得知日本各個城市大量的鬼都向著無限列車的軌道方向集中,主公懷疑對方可能在布置什么計劃,生怕你們遇到埋伏,于是派出了我和富岡先生。”

    “原來如此。”

    “不過話說回來……”蝴蝶忍望向那密密麻麻的惡鬼,眼中的厭惡一閃而逝,又笑著說道,“這還真是個大麻煩呢,就連我也不曾見過如此多的鬼聚在一起,它們到底有什么目的?”

    加藤惠和雪乃對視了一眼,鬼做出如此超乎想像的行動,目的多半是為了她們三個穿越者,但這種事情顯然不方便說出來。

    “話說,你是怎么把她的聲音認作是我在說話的?”

    “因為你們兩人的聲音很像啊。”

    “有嗎?”

    “有哦,雖然你的聲線偏向清冷,蝴蝶小姐的更柔和嫵媚一些,但仔細聽的話,還是能感覺到一樣的聲音。”

    加藤惠一邊戰斗,一邊和雪乃小聲交談著,因為有蝴蝶忍和富岡義勇這兩位柱的加入,整體戰線得到了擴張,也大大緩解了栗山未來和炎柱的壓力,讓她們也有了稍微放松一下的機會。

    至于說雪乃和蝴蝶忍的聲線一樣,這沒什么毛病,反正都是早見沙織。

    大概又過了十分鐘左右,原本那密密麻麻的鬼群,終于變得稀疏,不再有新的惡鬼加入,這其中最大的功臣就是栗山未來和蝴蝶忍。

    栗山未來不斷的放血,斬殺惡鬼的同時,四濺的血液也侵蝕著周圍的惡鬼,斬獲了最多的人頭。

    而蝴蝶忍則因為身體過于嬌小,力氣不夠,是鬼殺隊中唯一一個無法用日輪刀斬下鬼頭的柱,于是精通藥理學的她,融合了紫藤花開發出了自己的獨有的毒殺流派,被她殺掉的鬼不會直接消失,而是在原地慢慢腐爛,和栗山未來的血有異曲同工之妙。

    若是一對一的精英戰,蝴蝶忍可能不及其他的柱,但面對這數量眾多的鬼,她的毒殺顯然更勝一籌,因為她還有著柱中最快的速度。

    因此,或直接或間接死于她手下的鬼,僅次于栗山未來。

    “啊呀,真厲害呢,廢物們都被快殺光了啊。”

    “雖然只是一些沒什么本事的廢物,但也起到作用了。”

    “終于可以輪到我們出手了吧。”

    “哼,根本就沒必要這么麻煩。”

    “住口,這是無慘大人安排的計劃,你有什么意見嗎?”

    “……”

    就在眾人準備將余下的鬼盡數消滅之時,忽然,所有的鬼都停下了攻擊,并紛紛開始后退,然后寂靜的夜空下傳來幾道陌生的聲音,伴隨著這些聲音,七道或高或矮的身影漸漸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鬼殺隊的劍士,他們的視力本就強于常人,加上明亮的月光,那七人的身影顯得無比清晰,而隨著他們的到來,無形的壓力讓炭治郎等人幾乎喘不過氣來,就連炎柱和水柱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整個人如臨大敵。

    “這……怎么可能?”

    鬼與鬼的氣息也是不同的,就像普通的鬼和下弦的鬼,它們釋放出來的味道完全不一樣,同時,下弦和上弦的氣息也不一樣,雖然在場的三柱都沒有與上弦交戰過的經歷,但他們卻可以分辨出鬼的氣息,而從對面走來的七道身影,他們所流露出來的氣息,要遠遠超過下弦。

    七個都是!

    換言之……七個上弦?

    是的,上弦月有七人,因為六號是雙子,于鬼殺隊,這并非什么秘密,但是,同時出動整支上弦月部隊,這種事情怎么可能!

    除了栗山未來早有準備之外,誰也沒有想到會在這種地方遭遇上弦月全員,而當看著其中一道身影時,蝴蝶忍的表情瞬間就變了。

    感受到她的視線,上弦二童磨微微側目,笑道:“你認識我嗎?”

    此刻,蝴蝶忍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猙獰的怒容,因為過于憤怒,就連額頭的青筋都迸了出來,她猛的抓過身上的衣服,質問對方,“你還認得這件羽織嗎?”

    蝴蝶忍還有一個姐姐,叫蝴蝶香奈惠,有著過分的善良,希望人類和鬼能夠和平相處,但卻在一次任務中遇害,雖然蝴蝶忍并不知道誰是兇手,但在看到童磨的時候,她卻一眼就了出來。

    “嗯?”童磨先是微微一愣,但那身羽織讓他想起了一些東西,頓時笑道,“啊,是那個使用花之呼吸的溫柔可愛的女孩子嗎?那女孩很好哦,在我見過的所有女人中,都是最棒的,可惜,當時沒來得及將她吃掉,真是太可惜了,唉。”

    “啊!!!”

    憤恨的怒火幾乎于蝴蝶忍的眼中炸裂,壓抑了多年的仇恨在這一刻徹底爆發,怒吼聲中,她直接發動了最快的招式,向著上弦二殺去。

    但是,還未等她靠近,一道人影就先一步攔下了她。

    “等等!”栗山未來抓著她的胳膊,“冷靜,你不是她的對手。”

    “那又如何!”蝴蝶忍咬著銀牙,憤怒的眼神毫無顧忌的投向栗山未來,那么多年的殺姐仇人就在眼前,她現在只想砍死對方或者被對方砍死,如何冷靜得下來!

    栗山未來用力量壓制著蝴蝶忍的沖勁,警告道,“我理解你想要報仇的心情,但是,先看清形勢再說吧,對方有七人,而且是上弦,能與他們戰斗的就只有我們四個,無論是人數還是戰力,我們都是壓倒性的不利,你這樣貿然沖過去,只是白白送死而已。”

    “那你說該怎么辦!”

    “如今之計只有拖……相信我吧,只要拖下去,我們一定會贏的。”

    “喂,你們說完了嗎?”對面,有人不耐煩的吼了聲。

    栗山未來抬頭看去。

    然后,雙方在同一時間發起了攻擊。

    上弦月七人是接受鬼舞辻無慘的命令而來,他們不敢怠慢,即便是面對實力弱于自己的敵人,也全力殺了過來,但栗山未來卻后發先至。

    “血域,開!”

    血刀揮過的剎那,栗山未來的周身驀出現了一道道的血環,這些血環像是有著自己的意識一樣,直接卷向對面氣息最盛的四人……上弦一,上弦二,上弦三,上弦四,只一眨眼,這最強的四人就被拉進了栗山未來的血域之中。

    “這是什么?”

    “該死,這血有毒!”

    “千萬不要碰到它!”

    “先把這個女人干掉!”

    和普通的鬼不同,上弦雖然也無法無視栗山未來的血,但他們的力量強大,簡單的觸碰并不會侵蝕他們的身體,可是身在血域之中,他們也無法逃離。

    這就是栗山未來的第二靈魂,以血環展開自己的領域,血域如同結界,在血域內,她的戰力會更盛一籌,原本她是打算把這招留給鬼舞辻無慘的,但現在卻不得不提前用出。

    眼看上弦四人被栗山未來纏住,炎柱水柱和蝴蝶忍都大感震驚,完全沒想到這個只是人類的女孩竟然有如此強大的戰力,不過他們也意識到機不可失,轉瞬便與剩下的上弦五和上弦六雙子交上了手。

    這邊開啟了柱與上弦的戰斗,剩下的人鬼雙方也沒閑著,再一次廝殺了起來,戰斗徹底進入白熱化。

    然而,整個戰場的局勢,除了栗山未來勉強壓制著四鬼之外,其余全員都落在下風。

    一般來說,面對上弦,至少要出動兩位柱才有機會打敗對方,如今一對一的局面,哪怕是最弱的上弦五和上弦六,也不是一個柱能夠對付的,更何況,無論是炎柱水柱還是蝴蝶忍,都在此前的戰斗中消耗了一些體力,而敵人則都處于巔峰狀態。

    以我之疲擊敵之盛,這方面栗山未來也是一樣的,她在剛才的戰斗中消耗了過多的血量,血域的作用巨大,但消耗更大,現在的她已經無力斬殺上弦這樣的鬼,只能將他們死死的拖著。

    而另一邊,加藤惠她們面對普通的鬼,同樣在對方數量的優勢下節節敗退。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

    三分鐘。

    栗山未來她們已經沒有多余的空閑去觀看任務倒計時,但湯昊他們卻死死的盯著,只剩下三分鐘了,可是我方成員基本都已經負傷,還能堅持住這三分鐘嗎?

    “嗚!”

    戰場中,炎柱率先被重創,他從頭打到尾,消耗也是最大的,而他懟上的鬼是通常手段難以被殺掉的上弦六妹夫太郎,妹夫太郎和妹妹墮姬是二位一體的鬼,只有同時將兩人的腦袋砍下,才能將他們徹底殺死,在對方完全不顧死活的攻擊下,炎柱被對方的鐮刀刺穿胸膛,幾乎斃命。

    緊接著,水柱富岡義勇和蝴蝶忍也被重創,兩人眼看不支。

    “再堅持一分鐘!拜托了,請再堅持一分鐘!”雪乃看得觸目驚心,大聲呼喊道,這一分鐘是湯昊傳訊給她的,只要再有一分鐘,她們就能守住了。

    然而,三住都處于瀕死的狀態,讓他們再堅持一分鐘,這是何等的殘酷。

    就算是雪乃都看得出來,他們連半分鐘都未必堅持得了……

    但,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的辦法。

    “拜托了,請相信我們,只要再堅持一分鐘……”

    一分鐘嗎?

    三柱迷離的眼神中漸漸露出一絲生氣,雖然他們不知道雪乃的信心是從何而來,這種局面下,已經無論如何都難逃一死了,可是,他們還活著!

    保護無辜的人不受惡鬼的傷害,這是柱!

    新芽還未成長,受到惡鬼威脅的人還未安全逃離,那么,他們就還不能死!

    這是柱的責任。

    這一刻,哪怕是蝴蝶忍都暫時拋下了仇恨,以不屈的意志拼死牽制著三鬼,因為他們很清楚,一旦他們死了,身后的新芽,誰都擋不住上弦的一擊。

    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

    責任和使命驅使著他們的意志,如同回光返照一般,讓他們瀕死的身體煥發出最后的生機與戰力。

    雪乃頓時眼中一喜,雖然她知道這只是回光返照,但,已經足夠了。

    “不,已經結束了。”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在她耳邊炸裂。

    雪乃本能的轉過頭,只見不知何時,自己身前已經站著個漂亮得不像話的男人,他伸出尖銳的五指刺向雪乃的腦袋……

    砰!

    撲哧!

    “呃啊——”

    劇烈的疼痛從手臂處傳來,雪乃的目光有些迷茫,她定定的看著那個被鬼舞辻無慘的五指洞穿了胸膛的炭治郎,一時間忘記了語言。

    直到炭治郎的慘叫傳來,她才總算明白過來,在千均一發之際,炭治郎將她的身體推開,讓自己承受了鬼舞辻無慘的一擊。

    “日輪耳飾?我現在的目標不是你!”

    鬼舞辻無慘嫌棄的將炭治郎往旁邊一丟,目光閃過,再次向著雪乃走來。

    此刻的雪乃早就已經沒了力氣,只有一個仿佛看不見的身影將她的身體往后方拖動,但這根本無法阻止鬼舞辻無慘。

    “嗚嗚嗚嗚……”

    但同時,一陣沉悶的嗚咽聲中,小小的禰豆子的沖了過來,因為炭治郎被重創,憤怒的心情讓她直接進入了半鬼化的狀態,主動向鬼舞辻無慘發起了攻擊。

    “礙事!”

    然而,就算是半鬼化的禰豆子,也只是延緩了鬼舞辻無慘兩秒而已,一秒甩手,一秒攻擊,將禰豆子的身體幾乎腰斬,兩秒之后,他的五指再次刺向雪乃。

    但也就在這時,空氣中似乎響起叮的一聲……

    啪!

    “干得好,雖然只是區區兩秒,但這兩秒,你拯救了世界。”

    清脆的聲響中,鬼舞辻無慘被一巴掌扇飛了,湯昊轉過頭,微笑的看著在場的眾人。

    “已經沒事了,因為……我來了。”t21902181
广西快3开奖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