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百一十五章 呵呵呵呵。
一本讀|WwんW.『yb→du→.co
    某處。

    制卡師協會總部。

    制卡師們看著提交上來的報告陷入沉思。

    會長辭職了……

    僅僅一天。

    于是。

    他們特意將那位會長叫了過來。

    “這個陸鳴,就這么難搞嗎?”

    總部工作人員很疑惑。

    “不。”

    “他不是難不難搞。”

    “他就是那種、很少見的、天才。”

    辭職的會長深深嘆口氣,沉聲道:“他創造出來的紋路太過吸引人,是我自己無法承受,只能夠放棄。”

    “我問你。”

    總部工作人員神色肅然,“你覺得如果能夠承受住的話,你的實力,會提升嗎?”

    “提升巨大!”

    辭職會長毫不猶豫。

    那些紋路!

    幾乎都是基礎!

    五星基礎紋路!

    但是……

    對你思維的沖擊,絕對震撼。

    “明白了。”

    總部工作人員心中了然。

    哎?

    辭職的會長茫然,你明白什么了你就?

    許久。

    總部工作人員登記辭職檔案——該會長因身體年邁體力不支,無法承受陸鳴鞭撻,在紋路的深入♂交流中失敗。

    因此。

    建議派遣一位年輕體壯的會長,去學習劍卡師紋路。

    ……

    “年輕……”

    “體壯……”

    人力資源部收到消息以后,在整個制卡師協會資料上查閱,許久,又默默關上了。

    一個沒有。

    制卡師什么職業?

    死宅。

    本就是偏向純能量性質的,再加上天天家里蹲制卡,體壯這種東西,對他們來說,是絕對不存在的!

    這也是為什么制卡師一般不會尋找能量戰士女朋友的原因……

    不堪蹂躪。

    哦。

    劍修也不行。

    一般來說,也只有主修身體素質的職業,才會在這方面無所顧忌,比如錘修、斧修、丁修之類的。

    “不用吧。”

    同事疑惑,“學習紋路無法完成,更多是精神上的吧……”

    “不止。”

    那位人事很認真的說道,“我研究過陸鳴所有資料,調查了相關數據,陸鳴跟數位宗師級制卡師都有過溝通……”

    “每次至少一天!!!”

    “次日對方都會閉關修養,所以,這次,我一定派一個體力極其強大的會長!”

    “可是沒有……”

    同事也很苦惱。

    “誰說沒有。”

    人事信心滿滿,“總部沒有,但是其他地方有,我記得,鐵錘鎮的制卡師會長,似乎在申請加入總部……”

    “鐵錘鎮?”

    同事臉色大變,“就是那個莽夫?!”

    “沒錯。”

    那位微微一笑,深藏功與名。

    呵呵。

    陸鳴。

    這次。

    我們制卡師協會不會輸了!

    ……

    而此刻。

    天都市。

    郊外。

    陸鳴很謹慎選擇地段。

    雖然因為某些不得已的因素,不得不來這里測試卡牌,但是他還是要盡可能的避免造成任何傷害。

    嗯……

    這片區域可能有人修煉。

    跳過。

    嗯……

    這片區域經常有男女在草叢中進行力學的探討。

    跳過。

    嗯……

    這片區域有兩個5A級景點。

    跳過。

    唔……

    最終。

    陸鳴的目光,落在了百公里開外,一片荒涼的區域。

    “這里應該沒問題了。”

    陸鳴微微點頭。

    于是。

    他掏出了卡牌。

    不過。

    他猶豫片刻,最終,還是將目光放在了六星的消融系列卡牌上,還是從這種低難度的卡牌先測試吧。

    畢竟……

    六星牛頭卡風險太大!

    刷!

    消融卡準備就緒。

    這是陸鳴卡牌系列中,一個很神奇的系列。

    二星漩渦卡——吸收能量。

    三星消融卡——消融禁制。

    四星打斷卡——消融時間。

    五星消消卡——消融敵人。

    現在要測試的,就是它們的六星進階版!

    他很好奇。

    六星卡牌,到底會消融什么?!

    于是。

    陸鳴將原卡凝現出來,對準遠處一頭路過的兇獸。

    咻!

    卡牌啟動。

    一抹淡淡的流光逸散。

    然后……

    沒有然后了。

    一如往常那般,無事發生。

    “咦?”

    陸鳴有些疑惑。

    消融卡不同于帶帶卡或者牛頭卡,它的本質定然是消融,所以……為什么沒有一點變化呢?

    難道又是內部消融?

    于是。

    陸鳴下去,將那頭兇獸抓起來,檢查了一下器官……肝臟完整、毛發完整……咦?!這里……

    陸鳴忽然頓住。

    ???

    他仔細將兇獸下面扒開看了看……

    又陷入沉思。

    艸!

    怎么沒了?!

    陸鳴一臉懵逼。

    “嗷——”

    兇獸想要離開。

    “閉嘴!”

    陸鳴一只手把它死死按住,六星氣息蕩開,兇獸不敢動彈。

    陸鳴則是迅速翻開課本,找到這貨的對比圖,對比了一下生理特征,很確定,這是一只公的……

    根據資料顯示。

    正常情況下,它的武器應該在下腹十厘米處……

    但是現在……

    沒有!

    不光武器沒有,大炮底座都沒了!!!

    所以……

    陸鳴傻了。

    六星消融卡,居然,TM是一張閹割卡?!

    六星。

    消融的……是生理戰略武器!

    ???

    陸鳴懵了。

    真的。

    一直以來,卡牌系列都是有條不紊的提升,也是有一定的進化邏輯的,但是這次的升級,為什么……

    這么荒謬?!

    誰?要這種消融卡?!

    辣雞!

    老子又不開寵物店!

    等等。

    冷靜!

    冷靜!

    陸鳴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強行冷靜下來,有可能是誤會!這種實驗,必須得多次測試,才可行。

    然后。

    他又瞅了瞅遠處歡快跑來的兇獸。

    這次。

    他沒有用消融卡,而是直接過去把兇獸按到,直接扒開看……

    咦?

    居然也沒有!!

    那地方被切的整整齊齊,盡管在能量愈合的作用下已經恢復,但是仍舊能看到剛剛做過的痕跡!

    “果然有問題……”

    陸鳴眼睛一瞇。

    “你說。”

    小小劍忽然蹦出來,“有沒有可能你把附近的兇獸全閹了?”

    “閉嘴!”

    陸鳴沒好氣的說道。

    哪?那么容易!

    再說。

    這些兇獸……

    于是。

    陸鳴從兇獸來的方向悄無聲息的貓過去,一路深入,最終,在某處荒涼的山脈之中,發現了一個年輕人。

    六星巔峰。

    顏值一般。

    職業未知。

    年輕人很熟練的抓過一只兇獸,在兇獸胯下一抹,一抹淡淡的光輝閃過,那只兇獸就已經被閹了……

    陸鳴:???

    莫名的。

    他加緊了腿,這又是什么變呔……

    光天化日!

    朗朗乾坤!

    在距離天都市一百多公里的荒郊野外,閹割兇獸?!

    果然。

    來這種地方的沒一個好東西!

    “……”

    小小劍瞅了他一眼,沒說話。

    ……

    不過。

    對方僅僅只有六星巔峰。

    所以,陸鳴也沒有太擔心,以他如今六星二境以上的戰斗力,區區一個六星巔峰還是沒問題的……

    因此。

    陸鳴很淡定的走出去,“你在干嘛?”

    “咦?”

    那年輕人也回過頭,“居然有人?”

    哦。

    六星初階啊……

    年輕人頓時了然,對于他六星巔峰的戰斗力來說,區區一個六星初級還是沒問題的,于是他也很淡定。

    “入藥。”

    年輕人微微點頭,“收集藥材。”

    “藥材?”

    “藥劑師?”

    陸鳴錯愕。

    “是。”

    年輕人微微有些得意。

    “這玩意……還能入藥?”

    陸鳴驚悚。

    傳聞中的牛鞭虎鞭他聽說過,可這是兇獸!

    天生暴虐!

    能量異常!

    “當然。”

    年輕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對于我們藥劑師來說,萬物皆可入藥,別說兇獸鞭,就算是人的也沒問題。”

    陸鳴:“???”

    這么兇的嗎?

    你們想干嘛?

    做成含片嗎?

    過分!

    陸鳴忽然覺得,自己對這個職業了解太少了……

    真的。

    藥劑師這個行業,在前世很正常。

    也很受人尊敬。

    但是這里嘛……

    他總感覺,每個藥劑師都是變呔,尤其是,當年輕人的目光在陸鳴身上掃來掃去,讓他有些發毛……

    “小伙子。”

    “我看你顏值不錯,有興趣轉職藥劑師么?”

    年輕人微微一笑。

    “……”

    陸鳴無言。

    得。

    被邀請了……

    “你不認識我?”

    陸鳴有些意外。

    要知道,最近劍卡師協會的名氣還是蠻高的……

    尤其是在天都市!

    其他地方不認識陸鳴很正常,可是天都市嘛……陸鳴每次出手動靜都不小,再加上還參加過比賽……

    尤其是這兩天。

    地方臺的xx戰神可是掛了好幾天的!

    “你?”

    年輕人仔細看了看眼前這位。

    “嗯……”

    “這顏值……”

    年輕人若有所思。

    “想起來?”

    陸鳴微微一笑。

    你看。

    他就知道,只要看到這個顏值,就一定會想到他!

    “大概。”

    年輕人回過神來,“你們這種主修顏值的明星修煉者我都不太熟……不過還是聽過的,你是叫什么什么鯤還是什么什么凡?聽說你們最近成立了一個什么團,好像在小姑娘中人氣不小。”

    陸鳴:“……”

    哦。

    被當成明星修煉者了……

    算了。

    明星就明星吧。

    從戰略上來說,出門在外,不被認出來才是最好的。

    “明星修煉者啊……”

    年輕人了然,難怪年紀輕輕,實力一般,就敢出來。

    “小伙子。”

    “以后出門不要跟人隨意說話。”

    “尤其是你這種實力弱的……”

    “如果碰到一個壞人,估計當場就把你拆了。”

    年輕人唏噓不已,“我們協會就有個這樣的家伙,喜歡在荒郊野外抓人,把器官拆成零件入藥……”

    陸鳴:“……”

    你們這什么見鬼的職業!!!

    再說。

    你才是實力弱的那個啊喂!

    藥劑師雖然說也有戰斗力,但是有沒有越級能力……

    真打起來……

    →_→

    “多謝前輩。”

    陸鳴裝模作用抬抬手。

    “無妨無妨。”

    年輕人很大氣的揮揮手,“我也是第一次看見明星修煉者……嘖,你還別說,細皮嫩肉的,一看就是熟……咳,不是,一看就保養的好。”

    陸鳴:→_→

    “前輩……”

    “要不,我先走?”

    陸鳴嘆口氣。

    “別。”

    “急啥。”

    年輕人揮揮手,“難得看見一個明星,這破地方太危險,你暫時就跟著我,我可以保護你一段路。”

    “哦。”

    “對了,你會唱歌不?”

    “聽說你們明星修煉者唱歌,是有增幅功效的?我有個小表妹,特別喜歡聽歌……說是修煉的時候,聽歌還能加快速度……”

    年輕人充滿好奇。

    “可能會?”

    陸鳴嘆口氣。

    完了。

    看來這身份是擺脫不了了……

    “來來來,唱一句給我聽聽。”

    年輕人興奮。

    陸鳴:→_→

    就在他考慮要不要干脆這這貨打一頓的時候,遠處傳來一股能量波動,年輕人抬起頭,眼中閃過一抹冷芒。

    “那些家伙……”

    “也來了嗎?”

    年輕人眼睛一瞇,“跟我來。”

    說完。

    他抓著陸鳴快速離開。

    咻!

    陸鳴手中的原卡待命,隨時爆發,但是看著對他完全不設防的年輕人,竟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很快。

    年輕人帶他來到一個山洞中。

    ……

    咻!

    咻!

    空中一道道恐怖的能量穿梭而過。

    陸鳴瞅了一眼,驚訝的發現,竟然是一些黑衣人騎著兇獸,在空中不斷掃視,在尋找這什么。

    “看到沒?”

    年輕人低聲道,“那幾個能量,最低也是六星巔峰!還有可能是1.5境的!哦,對了,你可能聽不懂……”

    “總之。”

    “一個人在外,注意保護自己。”

    年輕人瞅了瞅陸鳴,“你們這些明星修煉者,太弱了,細皮嫩肉的,也沒啥經驗,要我是壞人你早沒了。”

    陸鳴:→_→

    這話該我說啊喂!!

    不過。

    他倒是很好奇,“這些是什么人?”

    “不知道。”

    年輕人神色凝重,“上次我跟他們打了一架,后來就一直被追殺……”

    “???”

    陸鳴瞅了瞅那些六星巔峰還騎著兇獸的一群黑衣人,又瞅了瞅年輕人藥劑師的小體格,充滿懷疑。

    “咳。”

    年輕人咳嗽一聲,得意的說道:“上次他們追殺我的時候,是地毯式搜查。我看到有一男一女在兇獸身上玩空震,我就反向從他們的掃描下沖過去。嘿,他們以為每個地方都查過了,我就溜了。”

    陸鳴:???

    還……

    還?能這樣?!

    牛批!

    這些黑衣人也是優秀,你以為你們是機長啊?還敢玩空震!

    你看。

    出事了吧?

    他依稀記得,在前世的時候,也有個網紅姑娘就進入了飛機駕駛艙,還喝茶拍照留念……至于其他事情么……

    此處略去不表1bsp;總之。

    當時網上也是很多人噴。

    但是陸鳴覺得吧,這是人之常情。

    你想想,如果??機長長期處于饑渴狀態,可能會煩躁不安,影響飛行安全,姑娘進去滅火,沒什么問題啊~

    對吧?

    沒毛病!

    當然。

    陸鳴一直以為這種事情前世才有……

    沒想到。

    還?有在召喚獸身上空震的!

    真刺激。

    ……

    咻!

    咻!

    外面還在搜尋。

    陸鳴默默用膜隔離了氣息,等著他們過去。

    許久。

    外面沒了動靜。

    ……

    “那些人……”

    年輕人看了看,旋即搖搖頭,“算了,一會你還是早點離開吧。”

    “好。”

    陸鳴點點頭。

    “哦,對了。”

    年輕人猶豫了一下,“你可不可以教我幾句歌……嘿,我也是第一次看見明星修煉者,回去還能吹吹。”

    “……”

    陸鳴無語。

    不過。

    他倒是理解年輕的心態。

    那種感覺……就跟你出門看見某個二線明顯差不多,雖然你不認識,但是,要個簽名合照總沒錯……

    朋友圈能吹啊!

    但是問題是……

    他不是明星啊!!

    唱什么歌!

    根本不會啊!難道還能給你唱一段什么‘姓李的話,我想要帶你回家……’之類的酒吧disco么?!

    不存在的!

    于是。

    陸鳴果斷拒絕。

    “真不行么?”

    年輕人很遺憾。

    好吧。

    聽說明星修煉者唱歌都是要錢的……

    算了。

    有機會再說吧。

    “既然你是天都市的……”

    年輕人微微一笑,“等我到天都市找到我女朋友,一起去給你捧場。”

    “好。”

    陸鳴微微一笑。

    遇到年輕人只能算一個插曲。

    嗯……

    他也沒時間在這消耗。

    于是。

    他起身準備離開。

    而這時,就聽到年輕人看向天都市的方向,三十度角傾斜,目光中充滿深情,“也不知道陸顏這丫頭這幾天過的如何……”

    ???

    陸鳴腳步頓時一停。

    “陸顏?”

    “劍修?”

    陸鳴眼睛一瞇。

    “咦?”

    “你認識?”

    年輕人驚奇。

    “呵呵呵呵呵。”

    陸鳴笑了,他拍拍年輕人的肩膀,“前輩,有沒有興趣親自感受一下人鞭是怎么制作成的?”

    ……t21902181
广西快3开奖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