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902 全面 3
一本讀|WwんW.『yb→du→.co
    卡修亞腳步一頓。看到這條老友的消息,他一下怔住了。

    “紫色時間告訴過我圣光的一些消息,你的事,或許他會感興趣。但....圣光的本質,并不比天界塔更好....你要想清楚,做好思想準備。”——紅鯨。

    “我.....”——劍網。

    卡修亞只覺得喉嚨無比的干澀。

    “好好考慮,雖然圣光也會帶來災難,但天界塔的災難迫在眉睫,圣光的麻煩是以后才會爆發。所以.....”——紅鯨。

    “.....我明白了.....”——劍網。

    卡修亞苦澀一笑,是啊,事到如今,他還有什么選擇的權利么?

    無論圣光背后的力量是不是另一個天界塔。總歸能暫時保住眼前。

    這不就夠了?

    他沉默了下。關掉私聊窗口。

    然后意念落在了虹光中通訊錄上的‘圣光照耀著你’那個頭像上。

    嗖...

    忽然遠處天空,由遠到近,一顆細長的血紅流星,正沖出厚厚的白色云層,朝著遠處大地呼嘯飛落。

    卡修亞注視著那顆流星,他知道那就是突破大氣層的使徒怪物。

    那邪惡無比的紅色流星,拉出長長的尾焰,明明不算耀眼的光芒,卻依舊刺痛了他的雙目。

    咬咬牙,他終究一狠心,點開了和圣光的私聊對話框,想了想措辭。

    “好久不見你在虹光里面說話,最近很忙嗎?要不要來我這邊旅游一下?”

    根據他和紅鯨等人推測出來的。

    絕對不能讓圣光知道自己所在世界的坐標,甚至任何一點信息,都不能泄露。

    否則,會可能發生極其嚴重的后果。

    雖然不知道是什么后果,但無論如何,以前的他們都不想嘗試。

    可現在,他卻不得不主動邀請對方過來。

    卡修亞咬著牙,感覺自己就像在和魔鬼交易。

    可總比徹底死掉好,好歹紫色時間他們現在也還是活著的。

    很快,那邊便有了回信。

    “劍網大佬,突然這么熱情,搞得我有點不好意思啊。看你那邊的聊天內容,是需要幫忙?”——圣光照耀著你。

    “是有些麻煩.....我是真的沒轍了。所以這不,找到你頭上了。”——劍網。

    “沒問題。我這個人最喜歡的就是助人為樂,幫助他人,照耀你我。這就是圣光的本質。發你世界的坐標來吧,越詳細越好。

    哦,如果你不知道坐標,那就多拍點照片上傳過來。”——圣光照耀著你。

    果然....

    果然可以通過照片入侵其他世界!

    劍網一想到這點,回想起當初圣光主動幫忙完善虹光平臺,還有大家之前連續發的那么多照片。

    此時回想起來,頓時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好,我馬上拍點照片上傳。”他勉強的維持著客氣的笑容回答。

    “不要擔心,你看紫色時間,予以希望,無敵超人他們,不都是有了我幫忙,現在都一切正常,過得不要太好。很快,你那邊很快就能恢復正常。

    而且,我對能夠封鎖星球間隙的勢力,也非常感興趣啊.....”——圣光照耀著你。

    卡修亞咔嚓咔嚓的拍了十多張照片傳輸過去。

    拍照之前,他還心情有些忐忑。

    但真正上傳上去后,他內心深處才緩緩落下了一塊巨石。

    既然已經成定局了,那就只有接受了。

    “好了,坐標確定了,我這邊先派人過去支援。我本人還有點小事沒做完,隨后就到。

    對了,你需要多少人支援?”——圣光照耀著你。

    “我們面對的是那種體型巨大的怪物,一般人恐怕過來也沒什么用....”——劍網。

    卡修亞委婉的解釋道。

    “哦,那么就是越多越好,是吧?我明白了。好了,我還有事,一會聊。傳送點確定了,可能有點誤差,你注意查看。”——圣光照耀著你。

    “我是說...普通個體的能力者,派再多過來也沒用....”——劍網。

    卡修亞還想再勸,可惜那邊已經沒回音,很顯然圣光是去忙其他事了。

    他苦笑了下,剛剛升起的希望,又緩緩破滅。

    人?

    派再多人來,又有什么用?

    天界塔的使徒一道吐息就能屠殺成千上萬的人。無論能力者還是非能力者,在他面前都是螻蟻!

    但既然對方都這么積極說要過來了。

    那他好歹也要做好準備工作。

    他左右看了眼,打了個電話,迅速調動城市力量,很快便有黑衣人出現,將周圍行人什么的都引開退避。

    然后做好這一切后,他又給總部那邊打了個電話。可惜依舊還是一片忙音。

    “希望....有用吧.....”做好一切準備后,卡修亞茫然的背靠在墻面上,看著空空的街區,心頭同樣也變得空落落的。

    .............

    .............

    太空。

    天界塔。

    如同巨大望遠鏡一樣的天界塔,通體銀白色,其表面還有著層層疊疊如同肉質般的褶皺。

    在塔細的一端上。

    一個黑色水晶打造的精致大廳內。

    地面,天花板,墻壁,到處都爬滿了血紅色的肉質線條。

    幾個身披紅袍,整個頭只是一個巨大眼球的怪物,正靜靜站在大廳內相互交流訊息。

    “上邊的要求要加快了,為了保證周期性的肉質和靈魂供應產量,我們得加大收割數量。另外也要盡可能的控制影響。長期處于恐懼和恐慌狀態,對靈魂的質量會有不好影響,口感不好。”

    “可這樣下去,我們的養殖場可能會出現人口慢性消減,這樣的數量已經失衡了。”

    “但大人的命令至高無上。無可違逆。”

    “我們可以靈活的換一種方式。”

    “達倫,你的看法是什么?”

    其中一個眼球怪人朝著角落里靠坐的一個紅袍人望去。

    “我?我沒什么看法。隨你們決定好了。反正祭神主上根本不在乎我們這點邊緣地帶。”名叫達倫的紅袍,居然是唯一一個看起來外表正常的紅發男人。

    他是從其他星球被下放下來,負責鎮壓這個星球可能出現的叛亂的血輪神將。

    或許正是因為被下放,所以他才整日都是一副懶洋洋的姿態。做什么都提不起勁。

    “如果你同意的話,有你配合,我們的供應鏈或許能更完善。”一名眼球怪人低沉道。

    “我可沒功夫和你們玩這些過家家,有這時間,還不如想象該怎么重新立功,然后被調回去。”達倫擺擺手懶懶道。t21902181
广西快3开奖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