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百二十九章 軒然大波
一本讀|WwんW.『yb→du→.co
    獅王李昂和羅議員通了五分鐘的話。

    大部分時候都是獅王李昂滔滔不絕地說。

    他眼底放射出陰郁的光芒,像是幽冷燃燒的冰焰,充滿亢奮到瘋狂的力量。

    對面的羅議員臉色陰晴不定,默默聽他說完,不置可否地結束了通話。

    畫面一片黑暗,映照出獅王李昂活骷髏般的面孔。

    緊接著,他又撥打了第二個電話。

    這次出現在屏幕上的,是一名身穿筆挺軍服,肩膀上掛滿了星徽,不怒自威的銀發老者。

    “盧卡斯將軍,好久不見。”

    獅王李昂微笑道,“想當年,我們一起在爪哇群島的婆羅洲沼澤里浴血廝殺,令我記憶最深刻的一次,我們兩個饑腸轆轆地穿越叢林,躲避食人族的追殺,到頭來彈盡糧絕,卻合力獵殺了一頭鱷魚,通過生吃鱷魚肉來恢復精力,最終才能逃出生天。

    “我始終把你當成生死兄弟,大家這么好的關系,你患上‘自源多發性乙型骨細胞腫瘤’的消息,怎么不告訴我呢?”

    對面的盧卡斯將軍愣住,每一簇頭發都像是針尖甚至冰晶那樣豎立,目光如同子彈,仿佛要穿透大洋和屏幕,直接將獅王李昂爆頭。

    獅王李昂視而不見,仍舊平靜道:“聽說你進行了秘密手術,甚至還瞞著你們西方的銀河基金會,請了幾名來自幻魔界的黑巫師治療,仍舊藥石罔效,最多延緩病情的發展?

    “可惜,實在太可惜了,地球軍那么多戰術專家里,我一向最欣賞你的風格,你麾下的‘殺人鯨軍團’,都是訓練有素的超級特種兵,你若死了,不知道這些你辛辛苦苦親手調制的‘殺人鯨’,會流落到什么地方?

    “別這樣看著我,我說過,咱們是生死與共的朋友,我現在什么處境,想必你都略知一二,我不會故意打個電話來嘲笑你的。

    “我只想問你,有沒有興趣,做一筆交易……”

    結束和盧卡斯將軍的通話,獅王李昂撥通了第三個電話。

    這次,出現在屏幕里的是一個肥頭大耳,笑瞇瞇好似彌勒佛一樣的男人。

    雖然肥胖,卻并不油膩,反而給人一種憨厚老實,十分值得信賴還討人喜歡的感覺。

    當然,真正圈子里的商界大佬們,沒人會覺得“笑面虎”雷振東真的“憨厚老實”——這家伙是出了名的陰險狡詐,笑里藏刀。

    獅王李昂只用一句話,就戳破了“笑面虎”的笑臉。

    “你女兒就要死了。”他冷冰冰地說。

    “笑面虎”雷振東臉上的每一塊肥肉,先是凝固,隨后就崩塌下來,露出怒不可遏的表情。

    “雷電集團最近十幾年在非洲大陸發展很快,雷老弟你也被譽為是我之后,商界少有的強人,你我的確是同一類人,在我們這種人的眼中,恐怕世界上沒有什么東西,是錢買不到的。”

    獅王李昂苦笑道,“很可惜,的確、至少有一樣東西,是金錢絕對買不到的,那就是寶貴的生命。

    “圈子里的朋友都說雷老弟你是出了名的‘笑面煞星’,從沒對任何人流露過哪怕一絲一毫的真感情,我卻知道這不是真的,至少,你深愛自己的原配夫人,達到至死不渝的程度,當年也正是在原配夫人傾家蕩產的全力支持下,你才得到了角逐黑非洲的第一桶金。

    “很可惜,黑非洲的環境實在太惡劣,激活并惡化了你原配夫人的家族遺傳病,在你剛剛嶄露頭角時,原配夫人就死于遺傳病的并發癥,這是令你抱憾終身的事情。

    “現在,在你的事業蒸蒸日上,似乎能掌控命運的時候,命運又和你開了一個殘酷的玩笑,在你和原配夫人唯一的掌上明珠身上,家族遺傳病的魔影再次顯現。

    “你感到晴天霹靂,根本不愿意相信,窮盡一切方法,不惜付出任何代價,都要拯救自己的女兒——但我剛才說過,金錢唯一買不了的,就是寶貴的生命。

    “如果我的消息渠道沒錯,令愛現在應該和我一樣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說不定還沒我這個糟老頭子能活得久吧?”

    對面靜靜聽著,笑面虎變成了受傷的瘋虎。

    看得出來,他唯一沒有掛斷電話的原因,就是他相信獅王李昂不會無端端打這樣一個瘋狂的電話,所以他的最后一絲神經,還在艱難維系著理性。

    但如果獅王李昂接下來不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笑面虎”雷振東的雷電集團,必將和獅王李昂以及獅心集團,不死不休!

    “別心急,我的朋友,死亡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我想和你并肩作戰。”

    獅王李昂微笑道,“首先,讓我們來做一個交易……”

    ——這個晚上,在那隊佩戴黑墨鏡,身穿黑西裝的特調局特工沒有闖進來之前,獅王李昂一刻不停地打電話,一共打了五十多個電話。

    然后,外面傳來醫生和護士的尖叫,特護病房的大門被人一腳踢開,幾名如狼似虎的特工大步上前,灼熱目光中的殺意,連墨鏡都無法遮掩。

    “獅王李昂,你被捕了。”

    特工們一字一頓,咬牙切齒道,“以叛國罪的名義!”

    “嘻嘻,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獅王李昂掛上最后一通電話,瘋狂大笑起來。

    ……

    十二小時后,爪哇雨林深處,淅淅瀝瀝的細雨里,楚歌通過軍用電臺,聽著烏正霆中校講述過去一天發生的事情。

    “……在被察覺之前,獅王李昂向五十多名位高權重的朋友和熟人打去了電話。”

    烏正霆中校說,“他選擇的通話對象都有一個共同點,全都是年事已高的老者,很多人都重病纏身,或者有至親患上不治之癥。

    “自然,能夠爬到權力或者財富的巔峰,和獅王李昂并駕齊驅的大佬、巨頭,肯定是年逾花甲的老人居多,很少有四五十歲年富力強的中年人,就能爬上至高寶座的。

    “總之,這些位高權重的巨頭們,全都面臨著死亡的威脅,甚至被下達了只能活一年半載的殘酷判決書,無論現代醫療技術,還是修煉神通或者巫術魔法,都無法拯救他們。

    “獅王李昂向這些巨頭們透露了‘永生者’的存在,并宣稱有辦法治療他們的痼疾,甚至令他們和他們的家人都實現永生,自然,這件事曝光之后,他和天人組織的骯臟勾結,也沒辦法隱瞞了,獅王李昂希望用這個秘密,換取當局對他的寬恕。”

    楚歌聽得一愣一愣,想了半天,還是沒想明白獅王李昂究竟想干什么:“等等,獅王李昂該不會認為,這么簡單就能收買資深議員或者軍方大佬吧?難道他上下嘴皮一碰,說有‘永生者’,人家就相信了。”

    “這倒不是問題。”

    烏正霆中校解釋,“獅王李昂用自己背叛聯盟的實際行動,為‘永生者’背書——若非永生不死的誘惑,還有什么理由,能讓這位德高望重的商界巨頭背叛聯盟,背叛家族,甚至背叛至親和過去的自己呢?

    “不過,你說的也不錯,他通話的對象都是地球聯盟的最高層,的確沒那么容易被他三言兩語說服,更何況這些人時刻處在聚光燈下,即便私人線路也不保密,他們的通話內容,很快就泄露出去,被有關職能部門查獲。

    “于是,在結束通話的不久后,就有二十多名通話者選擇向當局和盤托出,檢舉揭發獅王李昂的罪行,更有人親自下令,以‘叛國者’的名義逮捕獅王李昂。”

    楚歌完全鬧糊涂了:“那,獅王李昂圖什么?”

    “還不明白嗎?”

    烏正霆中校嘆了口氣,道,“獅王李昂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他只是要通過這種方式,將‘永生者存在’的消息泄露出去,制造軒然大波啊!”t21902181
广西快3开奖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