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49.智械危機
一本讀|WwんW.『yb→du→.co
    “又一起智械殺人案...真是糟糕。”

    在紐約21世紀貝爾電話公司地下室的辦公室里,科爾森憂愁的看著手里的任何報告,他下意識的揉著頭發,大概是因為最近事情比較多的緣故,之前因為獵魔人重塑軀體而長回來的茂盛頭發,居然又有了脫發的征兆。

    科爾森有些憂傷的看著從指尖滑落的幾根頭發,一股郁悶的怒火從心中升騰起來。

    “啪”

    科爾森拍了拍桌子,他想要發泄一下憤怒,但他畢竟是個溫柔的人,所以很快,那股因為發際線危機和眼前的糟糕事務而產生的無名之火,很快就消退了下去。

    但今天大概是科爾森的災難日,就在科爾森調整了心情之后不到五分鐘,他的助理沃德特工推開門走了進來,這個英俊的年輕人看著自己一臉郁悶的長官,他小心翼翼的說:

    “科爾森長官,梅琳達特工在會議室等你,她帶來了一些...嗯,不太好的消息。”

    “關于智械機器人?”

    科爾森抬頭看了一眼沃德,后者無聲的點了點頭。

    “啊,該死!”

    S.D.O.L.D.的局長大人長嘆了一口氣,他站起身,整了整衣領,然后快步趕往會議室。

    梅琳達特工是目前S.D.O.L.D.派駐在各個城市的分支部門的指揮官,是梅林留下的這個神秘事務部門的二把手,專門負責監控超自然事務并且收集信息的人,她要比坐鎮后方,縱覽全局的科爾森忙的多,一天到晚都在整個大陸上飛來飛去。

    能讓她親自趕過來的,必然不是什么雞毛蒜皮的小事。

    科爾森推開會議室的門,看到了正坐在椅子上,整理著文件的梅琳達,后者也感知到了身后來人,她回頭看了一眼,結果目光就落在了科爾森的頭發上,幾秒鐘之后,精明強悍的梅琳達特工面色古怪的說:

    “這才大半個月沒見,科爾森,你的發際線怎么又...”

    “脫發。”

    科爾森冷冰冰的扔出一句話,他坐在梅琳達身邊,沉聲說:

    “這件事先不談,說說正事吧,我聽說你帶來了關于智械的消息?”

    “對,很麻煩的事態。”

    梅琳達將一個U盤插入會議室的投影儀里,一個虛幻的立體投影很快在兩人眼前展開,那是一個活動的地球影像,但在影像上方,卻有好多紅色的標志,就像是狗皮膏藥一樣貼在旋轉的地球表面。

    “就在昨晚,地球上的火種源污染區的能量開始再次活躍,從在北美和歐洲的監測小組發回的報告來看,那些地區的能量濃度上升了最少30%,僅僅是科羅拉多州的火種污染區,在昨晚的8個小時里,就新生了200多個智械,這還只是我們找到的。”

    梅琳達在投影儀上點了點,幾張昏暗的照片出現在科爾森眼前,那肯定實在夜晚中拍攝的,影影幢幢的看不太清楚,但依稀能看到黑暗中亮起的,如野獸一樣發亮的瞳孔。

    “污染區的能量活動還沒結束,但在我離開的時候,能量的波動已經開始減弱了。”

    梅琳達說:

    “科學家們認為那些能量的波動是有一個周期的,也就是說,在以后的日子里,這種火種能量的擾動會成為一種常態化的現象。”

    科爾森點了點頭,他盯著眼前的照片,他問到:

    “我比較關注的是另一個點,你剛才說,僅僅是昨天一晚,就有200多個智械在科羅拉多州的污染區出現?我記得,第一次能量擾動的時候,我們只找到了十幾個...這數量怎么會膨脹的這么厲害?”

    “如果按照這個規律推算,那么下一次...下一次能量擾動的時候,會不會一次性出現近千個智械?”

    “我無法回答你,科爾森。”

    梅琳達一臉無奈的說:

    “因為我也不知道。”

    “科學家們正在研究,但距離我們想要的答案出現肯定還需要時間。但眼下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我們沒時間等待科學家們的結論,梅林長官讓我們盡可能的收容這些有智慧的機器人,但問題是,如果它們按照這個數量繼續增長下去,我們的收容工作就會變得很艱難。”

    “我需要你給我一個方案,科爾森。”

    梅琳達嚴肅的說:

    “現在幾個外部部門的特工們幾乎沒辦法做其他事情了,我們每天都在追捕四處亂跑的智械,魔法國會的巫師們也提出了抗議...僅僅是過去一個周,他們就對超過上千個見過智械活動的人類進行了記憶遺忘處理,而且這工作量還在與日俱增。”

    “我已經委托杜根特工在大西洋之前我們養龍的小島上設立了收容區。”

    科爾森說:

    “那些被收容的智械可以先被放在那里,至于下一步的方案,我需要和梅林長官討論一下,不過他現在在休假,我完全聯系不上他,他可能幾天后回來。”

    “現在的情況不容樂觀,科爾森。”

    梅琳達舒了口氣,她憂心忡忡的說:

    “機器人的數量在增加,盡管現在它們還不到5000人,但污染區的火種能量在不斷的制造出新的機器人。長官讓我們隔絕人們對于這些有智慧的機器人的察覺,以免它們沖擊到現有的社會環境,我能理解,但僅僅依靠我們是很難做到的,也許需要整個神盾局一起動手。”

    “而且最糟糕的是未來...如果機器人的數量達到某個極限之后,它毫無疑問就會演變成一場危機。就像是那些科幻電影里講的那一套,機器人們團結起來反抗人類暴政,雙方開始戰爭,最后導致文明毀滅。”

    梅琳達攤開雙手,看著科爾森:

    “也許我說的有些夸張,但我覺得這個未來不是不可能出現的,畢竟,你也看到了,那些機器人都是有腦子的,它們會思考,它們會逃跑,它們會反擊。”

    “我能理解。”

    科爾森抓了抓頭發,他說:

    “我會盡快拿出一個方案,在這之前,你們要對重度污染區做好隔離措施,分配更多的權限用于監控那些地區,不要再出現機器人逃跑傷人的事情了。”

    局長先生揉了揉額角,他說:

    “這也許是S.D.O.L.D.自成立到現在最大的考驗,我知道大家壓力都很大,但我們必須做好它!”

    另一邊,在下屬們為了嚴肅危險的事態忙前忙后的同時,他們的梅林長官卻在另一個世界,在寒冷而寂靜的雪國中,與自己的愛人纏綿著。

    精赤著上身的梅林站在溫暖的高塔的窗戶邊,他透過打磨的晶瑩剔透的水晶,看著窗外被積雪覆蓋的世界,那個沒有一絲生氣的世界。

    坦白說,這樣一個安靜的,純白色的世界有種特殊的美麗,那是難以用語言來形容的,就好像是一個致命的冰山美女,以冷漠的姿態面對著整個世界,任何敢于靠近她的人都會被無情的凍結。

    致命,而又美麗。

    “這是個獨處的好地方。”

    在梅林身后,艾爾莎慵懶的躺在躺椅上,她手里捧著一本梅林帶來的書,并沒有衣物的阻隔,在愛人面前,她很享受這種坦然相對。

    那驚人的身體弧度就像是造物主制作的最美麗的珍寶一樣。

    “在這里沒有人會打擾你,讓你能真正靜下心來思考很多東西,關于人生,關于未來。”

    “你是勸我留下來嗎?”

    梅林轉身看著艾爾莎,后者抬起頭,那漂亮的,綠色的眼睛里閃過一絲笑意,她對梅林說:

    “不,我沒打算這么做,我知道,你也不會這么做。你心里還有一個世界,你放不下它,就如你放不下我,放不下卡羅爾女士一樣。”

    “我認為在這時候你不該說起卡羅爾。”

    梅林走到躺椅邊,伸手把玩著艾爾莎橙黃色的長發,他說:

    “你是想讓我愧疚嗎?”

    “我說的是事實。”

    艾爾莎看著手中的書,大概是和葉奈法女士待得久了,艾爾莎說話時的姿態,都有些靠近那位冰山一樣的女術士。

    她面目平靜的揮了揮手,輕聲說:

    “不管你在何時何地,你的心里都有一塊地方屬于卡羅爾,就如同你的心里總有一塊屬于我...我有時候總會忍不住去想,你為什么這么花心啊?梅林。”

    “我不是,我沒有。”

    梅林向前走出一步,他蹲在艾爾莎身邊,伸出手,在這位女士周身纏繞的寒冷氣息中,將艾爾莎的臉頰抬起,在嘴唇上輕輕一吻,他說:

    “你這丫頭,可別亂說。”

    “唰”

    艾爾莎的手指扣住了梅林的某個器官,這女士用自己漂亮的綠色貓眼盯著梅林,她輕聲說:

    “不許,有第三個了!”

    “不會了。”

    梅林聳了聳肩,他面色平靜的說:

    “能放開嗎?很疼...”

    “要我幫你安慰一下它嗎?撫平它的痛苦...”

    艾爾莎眨了眨眼睛,她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一股肉眼可見的寒冷氣息從這美女的嘴邊逸散出來。

    梅林有些遺憾的看了一眼桌邊那已經干涸的冰霜防護藥劑,他從床邊拿起衣服,對艾爾莎說:

    “為了我的小命著想,算了,下次吧。”

    “哈哈。”

    血石小姐捂著嘴,她笑的非常開心,笑的前仰后合,她說:

    “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我喜歡這樣和你玩,梅林,每次看到你羞澀的樣子都會讓我很開心...葉奈法女士是對的,愛人之間偶爾需要一些情調。”

    “嘿!”

    梅林伸出手,掐了掐艾爾莎的耳朵,他說:

    “少和奈葉法女士玩,別和她學,我可不想變成第二個杰洛特...”

    “不。”

    艾爾莎抓起梅林的手指,她認真的看著梅林,她說:

    “我是認真的,去找卡羅爾吧。”

    “?”

    梅林疑惑的看著艾爾莎,后者舒了口氣,她說:

    “我也不想讓你這么辛苦,梅林,我不想讓你每次都冒著生命危險來撫慰我,遺憾的是,白霜的力量不可控的,在可以預期的未來,我得待在這里,而你...你身邊需要一個能照顧你的女人。”

    “我原諒你的花心了,去找卡羅爾吧。”

    “不。”

    梅林穿好衣服,他彎下腰,在艾爾莎耳邊說:

    “我也許還尚未做出決定,但我不能再傷害你們,也不想讓事情繼續惡化,等卡羅爾回來吧,這些感情,終會有一個結果。”

    “我要走了,那個世界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雖說缺了我那個世界一樣會運轉,但我...我不想錯過那些。”

    梅林在艾爾莎冰冷的額頭上吻了吻,他說:

    “有些事情終究是要面對的,就像是每一條命運最終都會走到終點。”

    “我希望,在我面對那些最終的風景時,能有你陪在我身邊。不會讓我直到最后都是孤身一人。”

    “為此,我愿意感謝這段命運...”

    “不,我的梅林。”

    艾爾莎張開雙臂,挽在梅林脖頸上,她在梅林臉頰上留下一個冰冷徹骨的吻,她輕聲說:

    “我會隨你到最后的,你永遠不會孤身一人。”t21902181
广西快3开奖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