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七三章 喲,熟人還不少!
一本讀|WwんW.『yb→du→.co
    道理很簡單,就因為她知道林淵這些人的身份。

    我的身份?羅康安愣住,這個身份他雖然接受了,可他的觀念一時間還難以轉變過來,至今為止他也很難有真正的代入感,經燕鶯一提醒,他算是轉過了這個彎來,反賊,是反賊,是前朝余孽!

    對反賊來說,是秦氏重要還是第八代巨靈神重要,還用說嗎?

    羅康安看向林淵,可謂欲言又止,其實想問,你不是和會長有一腿嗎?

    可轉念一想,秦會長的份量對比起反賊要干的事情來說,只怕還真的是缺點份量。

    他沉默了,默默療傷,只是心情很復雜,這一波接一波的風險,甚至是主動沖著危險去的作為,已經是嚴重超出了他以往的生活慣性,照這個樣子走下去,他真不知道自己面對的將來是什么。

    不過他的沉默是暫時,有些東西本性難移,他本就是個話多的人,耐不住寂寞,閑聊之際忍不住問起了燕鶯和自己老師龍師雨曾經的事。

    提及龍師雨,燕鶯忍不住瞥了瞥林淵,道:“當年只是我一廂情愿,我和龍師雨其實沒有發生任何關系。”

    這話也不知是說給羅康安聽的,還是給林淵聽的。

    話一出口,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做這種解釋……

    “十億懸賞要羅康安的性命?什么?羅康安去了幻境為秦氏尋找幻眼?”

    闕城視訊總執事的辦公室內,手抓電話的朱莉那叫一通大驚小怪。

    她的毒自然是解了,甚至沒有讓城主府那邊出手,不但是她,整個闕城視訊中毒人員的解毒仙丹都被秦氏給包了。

    秦氏沒有能力為所有員工解毒,但卻先把闕城視訊這邊的責任給全部承擔了,這是秦儀的決定!

    坐在角落里的晉驍聞聲抬頭看來,看著吃驚不小的朱莉跟電話里的人嘰里呱啦一陣詳問。

    好一陣后,朱莉放下了電話,見晉驍看著自己,嘖嘖不已道:“沒想到羅康安的性命這么值錢,居然有人要花十億珠取他性命。”

    晉驍:“有些東西是不能用錢來衡量的,龍師雨的弟子,十億珠不算貴。”

    朱莉站起,走來道:“你知道嗎?羅康安竟然去了幻境,竟然去了幻境為秦氏尋找幻眼,我剛收到消息,羅康安此去會非常危險,將不知有多少人要殺他。”

    晉驍搖頭:“不知道。”

    實則自然是知道,其實早就知道了,而朱莉的消息可謂是后知后覺。

    有些事情也能理解,不是什么事都是這些記者能第一時間獲知消息的。

    朱莉卻認為他不知道很正常,轉身又走到辦公桌前撥通了一個電話,“白助理,我是朱莉,對,聽說羅副會長去了幻境為秦氏找幻眼,嗯,我能不能拜會一下秦會長,對此事做個采訪,這…秦會長不行,由其他人出面接受采訪也行,您看,這是好事,連秦氏副會長都親赴幻境了,播出后定能鼓舞秦氏上下人心,呃…好吧!”說罷一臉遺憾的掛了電話。

    晉驍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肯定被秦氏給拒絕了,也實在是服了這女人,這種牽涉的事情很復雜,連洛天河都得靠邊站,秦氏哪會跟你去扯這個。

    徘徊琢磨一陣后,朱莉忽兩眼冒光道:“幻境!此時的幻境內一定有許多值得挖掘的新聞,外界的人一定都想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

    晉驍立刻站了起來,一聽就知道她想干什么,很想問問她,是不是瘋了?當即勸阻道:“我勸你打消這個念頭,你根本進不去,真要拍到了什么東西,仙庭也不會讓你帶出來。”

    朱莉卻是一臉的興奮,“不試試怎么知道?”

    晉驍:“不用試,洛城主肯定不會同意,你就算帶出了什么東西,洛城主也絕對不會讓你播出來,不相信你可以試試看!”別說洛天河,他這關朱莉也過不去,別的事情可以商量,他絕不會讓朱莉去冒這個險。

    朱莉可不是說著玩的,當即聯系了城主府那邊,結果就是晉驍說的那樣,而且還被警告了,警告朱莉若敢跑去,立馬解除朱莉在闕城視訊的職務,永不錄用。

    掛了電話的朱莉氣得直跺腳,悔不該先打招呼,以后這種事情要先做了再說。

    ……

    “我們的人員已經摸到了荊棘海的邊緣位置,只是情況有些復雜,靠近不方便……”

    蕭氏總部辦公室內,曾英長對辦公桌后面坐著的蕭雨檐通報著情況。

    聽完匯報,蕭雨檐沉默良久,忽問:“‘刺客’和‘霸王’那邊還沒回復嗎?”

    曾英長道:“我再三確認了,梅老板說確實和兩家聯系了,刺客那邊的態度是不摻和這事,霸王那邊則沒有任何回復。”

    咚!蕭雨檐一拳捶在了桌上,“不摻和?我信了他的邪,尤其是霸王,能不摻和才怪了!那兩家到底在想什么?這么大的事,都想單干不成?”

    曾英長遲疑道:“單干沒任何好處,未必是想單干,恐怕也像會長您一樣,仙都的事之后,對其他人都不放心了。”

    的確是有這可能,蕭雨檐安靜了下來。

    ……

    荊棘海,仙庭大軍駐地外,一群人聚在一起,等候著。

    姚先功、高浦、殷耀明,人群中的這三位都是羅康安的老熟人,在這些人當中算是當初和羅康安走的最近的。

    等了快一個時辰的高浦有些不耐煩了,“時間早就過了,怎么還沒到啊?姚兄,我可是和人換了班才過來的,你確定他是說這個時候到?”

    姚先功:“不會有錯,估計是對幻境內的情況不熟悉吧,來的慢點也能理解。”

    也罷,眾人只好繼續等著,他們要等的人正是羅康安。

    又等了快半個時辰后,殷耀明忽揮手指向空中,“看,是不是來了?”

    眾人一起集中目力看去,只見遠處一個黑點快速掠來,姚先功聚法眼看清黑點是一輛飛行車后,笑道:“沒錯,就那車,來了。”

    眾人頓時有些興奮,羅康安說了來請客的,秦氏副會長,有錢人,這次大家是準備打土豪的。

    車輛臨近,有姚先功等人打招呼,駐地守衛未派出攔截。

    車輛徐徐落地后,羅康安第一個摔門下車,張開雙臂哈哈大笑道:“喲,熟人還不少!”繼而拱手快步上前,少了一大塊肉的腿還沒好利索,還有點瘸。

    高浦上前就照羅康安胸口捶了一圈,“你小子,看看你說的時間,知不知道我們等了你多久,我可是換了班過來接你的。”

    羅康安哎呀抱歉:“實在對不住,對這幻境的確不熟,耽擱了,耽擱了,我賠罪,我賠罪,今天大家伙說的算,行不行?”

    其實是藏東西耽擱了,有些東西是不能帶來這里的,譬如找到的那顆幻眼。

    這豪氣讓大家也哈哈大笑,人接到了之前的不耐煩之情也就沒了。

    殷耀明突然咦了聲,“我說羅康安,你怎么卷毛了,也學上人間的風氣了?”

    “唉,別提了,途中遇上一群長了翅膀會放電的怪物,被電的滋味不好受,差點沒把性命給搭上。”羅康安搖頭擺手,他膚色倒是已經恢復了正常。

    先應付了一下關系最親近的三位,他又上前與其他人打招呼,基本上都是熟人,一個個你拍拍我,我拍拍你的。

    其中一些人以前是對羅康安有些看不上眼的,不過羅康安今非昔比,競標一戰打的漂亮,實力說話勝過一切。

    當然,在這駐地,羅康安熟悉的人不止這些,還有一幫,只不過都在當值,關系不是很近也不會為了羅康安而導致一大群人換班。

    回頭羅康安又給大家介紹了一下,“這個是我助手林淵,是我兄弟。這個是秦氏新給我增配的助手燕鶯。”

    大家跟這兩人不熟,也就笑著點了點頭,沒什么交流,也沒當回事。

    見面熱鬧一陣后,大家紛紛入內,門衛阻攔。

    不管和這里人多熟,規矩還是要守,守衛對羅康安三人進行了仔細檢查,防備帶入違禁品。

    其實也知道人能過來,身上大概是沒什么違禁品的,不過流程還是要走一趟。

    林淵的那只鐲子倒是被多檢查了一下,發現沒什么名堂,也不是什么法器,放過了。

    三人的來到也是事先得了通報的,上面是準了的。

    放行后,一伙人嘻嘻哈哈入內,駐地的核心區域羅康安進不去,只能是在外圍逗留,這點都能理解,不是什么問題。

    駐地設置的待客外圍,也是給大軍家眷準備的,人馬長期駐扎在此,不可能一直不讓和家眷見面,偶有家眷來了,總得給家眷一個落腳地點。還有一些其他方面的來客。

    舊友相見,豈能無酒,一群人二話不說,先奔酒樓去了。

    一群人嘻嘻哈哈在前,林淵和燕鶯默默跟在后面,這氛圍他們融不進去,也在暗暗觀察周圍環境。

    進了酒樓,姚先功拍著羅康安的肩膀:“羅兄,這里的餐飲材料基本上都是從外界長途運來的,可不便宜啊!”

    羅康安豪氣揮手,“只要這里有的,大家想吃什么盡管點,我請客!”

    “好!”眾人一陣叫好,誰知羅康安又補了句,“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都別給我省,能吃一頓算一頓,反正我這次也未必能活著回去。”

    此話一出,現場瞬時靜下,落針可聞。t21902181
广西快3开奖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