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二章周素云
一本讀|WwんW.『yb→du→.co
    無逅宗山門位于群山之中,四周山嶺雜沓、到處都是高聳入云的山峰。其中主峰四面壁立如削,無可攀升,峰頂更是云霧繚繞,常年不可見頂。四面八方溪谷環繞,幽險莫測,里面還馴養了厲害的道兵大陣。

    山門祖師堂中,一位練氣期弟子正在打盹,忽然傳出了一聲警鐘。

    祖師堂中光芒閃耀,一瞬間就熄滅了兩盞魂燈。

    見到這一幕,值夜的練氣期修士立刻清醒,臉上還帶著滿臉的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趙祖師、厲祖師的魂燈竟然熄滅了,宗門竟然在一天之內損失了兩位金丹真人?”

    見到這一幕,練氣期修士連滾帶爬的奔出了祖師堂,將這一消息告訴了宗門,

    就在張志玄返回大方島之后,無逅宗的山門,歷應元、趙樂山二人的魂燈瞬間熄滅,幾乎瞬間就驚動了整個無逅宗的高層。

    無逅宗有元嬰期修士一人,此人名叫顧沅真,修為僅有元嬰二層,還比不上柳靈均。這位顧老祖暫時出門在外,并不在宗門之中。

    太上長老不在,宗門的掌門就是歷乾風,不過歷乾風正在閉關突破元嬰,即使關系到他的兒子,這個消息也不敢現在告訴他,以免他心神不寧,在突破中遭遇到意外發生。

    但是現在不告訴歷乾風,日后一旦這位凝結元嬰,想起了這一出,只怕又會遷怒眾人。

    所以宗門看家的五位金丹修士一臉憂慮,尤其是宗門處理雜事的庶務掌門李子峰更是一臉蒼白,有些心神不寧。

    李子峰是道途斷絕之人,修為也只有金丹二層,他早些年與歷乾風、趙樂山等人還有些內部矛盾,正是因為這種復雜的關系,讓他一時間顧慮重重。

    “怎么辦,此事該不該告訴厲師兄?如果告訴了他,一旦他結嬰失敗,板子也會打在我們身上。如果不告訴他,一旦他結嬰后找不到仇人,我們只怕也會落下話柄,被他遷怒怨恨。”

    李子峰的話說的眾人頓時有些沉重,另外一個金丹期修士吳良左打破了沉默道:“除了魂燈,宗門有沒有在趙師兄,厲師侄身上布置了其他后手,方便我們追查仇人。”

    吳良左與歷乾風同脈同源,是關系最親的嫡親師兄弟,與趙樂山、歷應元的關系也很親近,他的修為也在四位金丹中最高,已經金丹六層。發生了這種事情,在場的幾位金丹期修士中就屬他最痛心。

    “宗門基本上不會做這種布置,不過厲師兄他們夫妻倆有沒有在慶元師弟身上布下秘法,這個也說不定。吳師兄你與厲師兄情同手足,要不然先將消息告知周師姐,讓她先作決定。”

    開口之人是無逅宗金丹趙元嬴,趙元嬴修為不如吳良左,卻也金丹四層,他與李子峰關系非淺,還是顧老祖的門徒。因為他與厲家父子沒有師承譜系關系,在稱呼上就比較混亂,既稱呼歷乾風為師兄,也叫歷應元為師弟,這種混亂實際上符合宗門門規與傳承。

    “只好如此了!”吳良左長嘆一聲,垂頭喪氣道。

    吳良左遁光一閃,來到了歷乾風閉關的主峰,他先到了歷乾風洞府的副殿,發送了一道傳音符通知了歷乾風的妻子周素云。

    周素云也是無逅宗的金丹真人,修為已經金丹四層,她與歷乾風青梅竹馬,很早就已經成婚。

    二人生育了三子一女,歷應元這個長子雖然性格不得他們的喜愛,不過因為靈根資質最好,卻得到了他們夫妻全力的扶持,修煉到了金丹三層。

    二人其他幾個孩子,一個沒有靈根,早在幾百年前就坐化而去,子孫到了留下了不少,不過與他們的關系也早已經淡薄,幾乎幾十年也難見一個后人。另一個僅僅修煉到筑基期,就潛力耗盡坐化而去了。

    除了歷應元,現在僅有一個女兒歷蘭馨修煉到了紫府八層。

    因為先后生育了幾個孩兒,周素云或多或少耽誤了修行,即使她的年紀比吳良左大一些,可是修為卻已經比不上此人。

    “吳師弟,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么時候,峰哥正在閉關,我怎么能走的開身?什么事情你不能在傳音符里面說,還要我出來見面談。”

    見到一臉埋怨的周素云,吳良左頓時一臉苦澀,他開始修行的時候,歷乾風已經筑基九層,這個師兄一直對他有所關照。他們的師父在宗門地位不高,一輩子僅僅修煉到紫府九層,他們這些人能修煉到這一步,主要的因素也是因為歷乾風。見到了這個心直口快的師姐,吳良左頓時有些張不開嘴,淚水瞬間打濕了眼睛。

    見到這一幕,周素云也是修行幾百年的老狐貍,馬上就感覺有大事發生。他們幾人的師父早已經壽盡,父母親人更是坐化了幾百年,周素云已經幾百年沒有留過眼淚,感受過沉重的傷痛。

    見到吳良左的舉動,她一瞬間就感覺到血氣沖冠、頭腦昏沉,不過她到底是屢經磨難,幾乎在瞬間就猜到了是自己的兒子遭遇了意外,要不然吳良左就不會是這種舉動。

    “是不是因為應元的消息,他怎么樣了,能不能保住性命?”

    吳良左苦澀的搖了搖頭:“應元的魂燈已經熄滅了。”

    相處了幾百年的兒子喪命在外面,周素云壓下了心中的傷痛,恨恨的罵道:“趙樂山在哪里,讓他來見我,我倒要看看他還有沒有臉面見人?”

    “趙師兄也沒有保住性命?”

    聽了這個壞消息,周素云臉色一白,不敢置信的說道:“一個白思行,怎么能殺的了趙師兄?”

    吳良左奇怪的問道:“趙師兄與應元為何要找白思行的麻煩。”

    “白思行是陰陽同體,體內有處子元陰,雖然他隱藏的很好,與人打交道都使用易容之術,不過這個秘密依然被應元知曉,趙師兄與應元此去,主要是想悄悄地抓白思行當做爐鼎。”

    “現在出了這種事,我們該怎么辦?”

    “峰哥已經到了結嬰的最后關頭,這種事情千萬不能讓他分心。我也不能離開太久,我在應元身上布置了一道血脈感應法術,你拿上我的精血,利用血脈感應到他應劫的地方看一看,看有沒有蛛絲馬跡找到仇人。

    不過對手既然能殺死趙師兄,吳師弟你去的時候也千萬小心,千萬不能被人所趁。如果一無所獲,那就等峰哥出關,然后想法子引出白思行逼問敵人。”t21902181
广西快3开奖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