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884章、特別任務
一本讀|WwんW.『yb→du→.co
    內院,天劍堂。

    修煉室,獨孤沖盤膝而坐,靜修養傷。

    林辰加以天靈之氣輔助,修復獨孤沖的內外傷勢。

    良久!

    “呼!~”

    獨孤沖深深吐出口濁氣,暢然道:“痛快,全身舒坦多了,甚至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辰兄你這真乃神力也。”

    “你還笑得出來,劍康是巧用暗勁傷你,讓你身受隱創。一時間并無異常,但三日之內,你必得全身筋脈斷裂,喪失修為,淪為廢人!”林辰正色道。

    “這么毒?這劍康還真踏馬不是東西!等哥修為超他之時,必當報仇雪恨!”獨孤沖憤然道。

    “仇我已經幫你報了,對于暗勁手法,我比他要更高明。但得七日之后發作,必讓他叫苦連天,而且時隔多日,此事也自然賴不上你我頭上。”林辰微微一笑。

    “哈哈!一山比一山高,辰兄你的手段更毒啊!”獨孤沖樂得大笑,打趣道:“慶幸你我是好兄弟,不然懟上你,哥怎么整死都不知道。”

    “你這是夸我,還是損我?”

    “當然是在贊美你,只是能不能也教哥幾招,以后哥也能陰死那些想要冒犯哥的卑鄙小人。”

    “你不給別人機會,別人也不會惹上你,不是說近期要閉關苦修嗎?怎么跑去真龍殿接任務去了?”

    “還不是因為哥近來悶得慌。”獨孤沖弱弱的說道:“你也知道,近日你大出風頭,留下哥這么一個孤家寡人修煉多無聊。而且哥近來確實修為大有進益,但卻達到瓶頸,難以再突破。一時閑來無趣,便想著去真龍殿找些難度略低一些的任務歷練一番,可不知竟然被劍康給找上了麻煩。”

    “要接任務等我便是,畢竟我現在樹敵眾多,而你又是我在劍宗唯一眾所周知的朋友,有心之人自然會拿你做文章。”林辰肅然道。

    “那哥也總不能這么干悶著,這樣實在太慫了,而且哥這樣也很難再突破。”獨孤沖頗為郁悶。

    說來林辰也覺得在劍宗待得有些久了,確實得抽些時間出外歷練,便問:“沖哥,竟然你都去了真龍殿,那可知近期有什么特別的任務?”

    “任務每日都有更新,五花八門,要說特別的任務倒真是有一個,而且你一定會感興趣的。”

    “什么任務?”

    “東海防衛!”

    “東海?”林辰倍感驚奇,自小在內陸生活,對于真正的大海唯有憧憬。

    畢竟要跨越八荒,到達東海彼岸,沒有足夠的實力是行不通的。

    “不錯!”獨孤沖滿臉認真的說道:“縹緲宗正是坐鎮于東海邊域,與我們劍宗也是萬年之交,每隔一個周期,東海都會出現一次大漲潮,每次大漲潮都會涌現大量的海怪。而縹緲域各門派勢力都會派遣各門中精銳前往東海彼岸抵御海怪的入侵!”

    頓了下,獨孤沖又道:“海怪種群浩大,各門派損傷在所難免,常年下來,也會給縹緲域帶來巨大的壓力!作為縹緲宗至交的劍宗,每個周期也會派遣門中精銳前去協助守衛,也叫做東海守衛任務!弟妹不是在縹緲宗修行嗎?此番東海防衛任務,必定有緣相聚。”

    秦瑤!

    說到自己的準媳婦,林辰亦是滿臉的思念與愧疚,畢竟關于秦府遭難,秦遠山不幸身亡之事,秦瑤至今蒙在鼓里。

    就是獨孤沖,現在也完全無法理解林辰內心的苦楚。

    “怎么?辰兄你的神色有些不對勁啊?你和弟妹不會是吵架了嗎?年輕人嗎,吵吵鬧鬧是常有的事,特別是女孩子嗎,難免會有些小氣些,你作為堂堂男兒,就大度些,到時見到弟妹的時候送些精致的小禮物,再甜言蜜語哄一哄,這不就和好如初了。”獨孤沖像是老長輩似的,苦口婆心的開導道。

    “想不到沖哥你的情商竟然這么高。”林辰白了眼。

    “那是,哥把妹的功夫你還沒見識過呢。”

    “是嗎?小櫻呢?最近有何進展?”

    “她…”獨孤沖滿臉漲紅,底氣不足的回道:“她差點就會反過來搭理我了,要是你愿意幫哥們再添把火的話,些許就會對哥有好感了。”

    “我可不會干涉小櫻的感情,而且她可是心有所屬呢。”林辰瞥了眼,又問:“對了,此次東海防衛任務是在什么時候?”

    “七日后,劍宗會記錄參與任務的人數,然后統一傳送到縹緲宗外部。”

    “每個周期所參與東海防衛任務的大概有多少人?”

    “在我們劍宗就有上千人。”

    “這么多?”

    “少了,你可知海怪種群是豈等的龐大?若是全部海域的海怪加起來,據說得是整個天劍域的十萬倍,這是豈等的恐怖!而東海防衛作亂的海怪,對于整片海域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獨孤沖一副極其夸張的表情。

    “那不是得所有的真門弟子都參與?”

    “那也不全是,劍宗總得保證精銳弟子命脈,而海怪雖然種群量大,可大多都是烏合之眾,就是內門弟子也是可以參與的。但真門弟子與內外院弟子的話,也有數百人參與進來,甚至不乏有半仙強者。畢竟海怪種群也是有比擬半仙強者的存在,而且海怪體內的海晶本身也是誘人的隗寶。”獨孤沖耐心說道:“除此之外,天劍域其它名門大派,也會派遣相應數量的精銳弟子參與東海歷練,說不定還能見到咱們御獸閣的老朋友呢。”

    老朋友?

    在御獸閣,能算是林辰認可的朋友,那也是屈指可數。

    “辰兄?這個任務可是非常熱鬧,也能增長見識,有沒有興趣?”獨孤沖笑問。

    “當然,什么時候去報名?”

    “名額有限,自然是越快越好。”

    “擇日不如撞日,不如現在就去吧。”

    林辰剛說完,院外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叫囂聲:“劍辰!你這個混賬東西給本少立刻滾出來!”

    “劍康?看來這家伙還沒長記性啊!”獨孤沖輕哼道:“正巧,哥已恢復傷勢,精力充沛,就出去教訓一下這濺人!”

    “別沖動,劍康竟然敢找上門來,自然不會是獨自一人。他長兄不是劍書嗎?以我現在的身份,要對付他還是有些麻煩的。”林辰鄭重其事。

    “劍書!”獨孤沖惶然醒悟,頗為無奈:“怎么忘了這家伙呢?不過這家伙不也是你的手下敗將嗎?”

    “無名只是一個大眾誘導,但我的真實身份還不能暴露出去,不然我就得引起整個劍宗弟子的針對了!”

    “也是,那怎么辦?云家這次可就是明擺著針對你我來的。”

    “先出去瞧瞧,劍書實力地位遠超你我,量他也不敢蔑視門規!”林辰不以為然,一身坦然灑脫,走出修煉室。

    獨孤沖可是知道林辰的實力與能量,有林辰在前面頂著,自然也是不懼劍書。

    果然!

    剛踏出內院,便見到劍書與劍康正候著。

    聞訊而來的,還有二三十位內院弟子。

    而劍書依舊是揚著羽扇,一副風度翩翩,氣宇軒揚的姿態。

    “是誰在我大院外大喊大叫的!”林辰跨步而出,獨孤沖尾隨在后。

    “劍辰!沒長眼是嗎?好好瞧瞧我身前這位是誰?”劍康叫嚷道。

    林辰雙目微瞇,打趣道:“眼力不是很好,沒看清楚,是什么大人物呢?”

    “眼力不好?看你是目中無人!”劍康輕哼道:“大哥,你都瞧見了吧?這小子就是在你面前也敢如此放肆,更別說是對小弟我。”

    “恩!”劍書陰沉著臉,目光凜凜。

    之前在劍塔,可是萬分狼狽,顏面無存,至今還生著悶氣。

    想不到!

    到了天劍堂,就是一個新晉內院弟子也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無形間更是觸發了他心中的怒火。

    w23051412
广西快3开奖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