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569章鳳鳴議事
一本讀|WwんW.『yb→du→.co
    “我勒個科奧的,可以這么瘋狂嗎?”莫小川愣住了。

    劇情不是,把小頭目干掉,然后,自己威風八面,小嘍啰自知不敵,然后,一哄而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了嗎?

    可是,自己怎么就碰到一個完全反轉的劇情呢?

    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這年頭,雞血又豈是這么好打的。沒有足夠的利益誘惑。恐怕這些家伙早就逃之夭夭了吧。

    一個隊伍,小隊長死了,肯定還要再選出一名小隊長。

    這名小隊長的人選,自然是其中的強者。

    如果把殺死小隊長的小子宰了,那豈不是說,比小隊長還要牛叉嗎?再加上替小隊長報仇這一環節。我去,小隊長簡直就是囊中之物啊。

    “開打了。”莫小川說完,便讓到一旁,讓巾紅妝頂了上去。

    巾紅妝嫵媚地白了莫小川一眼,便毫不猶豫地一沖而上。

    其實,他早就蠢蠢欲動了。

    鳳舞劍揮動,朵朵劍花,如同一只只彩鳳,美麗繽紛,炫然奪目。

    當然,更加奪命。

    每一只彩鳳飛處,都會帶起一篷血花。

    蔌然,劍舞停歇,彩鳳歸巢。十幾名鳳鳴學院護衛,都大睜著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巾紅妝,一雙雙死魚眼凸出。

    他們雙手緊緊捂住喉嚨,淡金色的血液,慢慢從手指縫里溢出來。

    “嗚嗚——”

    恐懼和絕望讓他們想要大聲吶喊,可是,洞穿的喉嚨卻使他們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而且,這一舉措,更是加速了血液溢出的速度。

    “爆,倒。”巾紅妝收劍而立,面無表情地冷聲喝道。

    “砰砰砰——”

    一聲聲爆鳴響起,十幾名鳳鳴學院護衛,被鳳舞劍洞穿的喉嚨,齊齊爆裂開來。

    一顆顆頭顱飛向半空,再摔落下來。

    一地血花,一地狼藉。

    “彩鳳爆鳴劍,不錯,不錯。”莫小川點頭贊道。“只是,場面有點血腥,膽小慎入。”

    “切,得了吧,說的好像自己殺人多藝術似的。”巾紅妝不屑地瞥了莫小川一眼。

    “嘿嘿……”莫小川不好意思捏了捏鼻子,“走吧,看來,今天要有一場惡戰了。不過,此戰下來,收獲應該也會蠻大的。

    說著,莫小川將址幾名護衛的尸體全部都收了起來。雖然場面很血腥,但是,材料都還不錯。個個都有著半步大羅至仙的水準。可以煉制一批不錯的丹藥了。

    莫小川和巾紅妝就這樣層層推進,不消片刻工夫,便已殺入鳳鳴學院腹地。

    一路行來,莫小川身上,裝滿尸體的儲物戒指都用掉三個。

    鳳鳴學院會議室,一片熱鬧非凡。

    甘陽留在學院的命牌一碎,學院高層便知道甘陽死了。

    甘陽這一死,鳳鳴學院院長一職便空了出來。而且,在這種非常時期,鳳鳴學院必須要有一個人出來住持大局。

    可是,問題來了。

    鳳鳴學院剩下的五名副院長,都覺得自己有能力勝任院長一職。甚至有些長老也橫插一腳上來。

    一時間,整個會議室像是菜市場一樣,吵吵鬧鬧,紛紛嚷嚷。大家都在各抒己見,努力讓別人聽到自己的決策。也就是大家都帶了嘴巴來,卻沒有一個人帶耳朵。如此下去,上演全武行也是遲早的事情。

    論資排輩,貢獻高低,都不能解決問題。

    剩下的,就只有拳頭了。

    拳頭大,說話就好使。

    至于,給上一任院長報仇。

    得了,別開玩笑了。甘陽是誰?還是先給自己多爭取點支持正點。

    “砰——”

    一聲巨響過后,緊閉的會議室大門被人從外部撞開。

    “誰?混蛋小子,不知道我們在商議關系學院未來的大事嗎?擅自闖入,找死不成?”

    “媽的,老子好不容易準備的就職宣誓,就這樣被你小子打斷了,你賠我院長來。”

    “給我滾出去,滾出去,不要耽誤我們的正事。”

    一眾爭的面紅耳赤的大佬見自己熱血表演,激昂的情緒被澆滅。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紛紛叫嚷,恨不得馬上把這個撞門而入的混球,直接虐著千百遍。

    然而,當他們看到撞門而入的人時,第一時間便陷入訝然。

    來人一身血跡,頭發散亂,一張臉,扁平的像一張餅似的。右胳膊齊肩而斷,身上防御法寶的衣衫,完全化作了布條條,身上縱橫交錯,都是劍痕。

    這家伙難道是與人切磋,被傷的如此嚴重,找自己等人來討個公道的嗎?

    可是,現在,人人心里都惦念著院長一職呢?誰有那閑心情管這雞毛蒜皮的小事。

    “啟稟幾位院長,諸位長老,有強敵闖入我鳳鳴學院,我鳳鳴學院損失慘重,還請幾位院長,諸位長老,中止會議,為我們主持大局。”

    云俊昌強打精神,虛弱地說道。

    有強敵闖入鳳鳴學院?!

    五位副院長,諸位長老,第一時間感覺,這名學員在說謊。

    開玩笑,這是什么地方,這可是鳳鳴學院,整個從天,都是絕對巨無霸的存在。

    向來,都是鳳鳴學院的學員,闖入他人家中,什么時候,輪到其他人闖入鳳鳴學院了。難道有人自己想不開了,想找個轟轟烈烈的死亡理由。

    而且,還損失慘重。

    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主持大局,他們個個人都想,可是,現在不還沒有選出一個主持大局的人嗎?

    “小子,你確定你說的話,不是危言聳聽。”秦立白副院長冷聲問道。

    “秦院長,我那敢欺瞞。如今,我們鳳鳴學員護衛隊,折在其手中的十有七八。就連一些學員,也有近萬人被擊斃。連尸體都被對方收走了,看樣子,應該是要煉制什么邪惡的法寶。”

    云俊昌信誓旦旦地說道。

    “什么?他竟然也在我鳳鳴學院放肆,還有沒有把我們放在眼里。混帳,雖然我們鳳鳴學院甘陽院長殞落了,但是,我們鳳鳴學院,也不是誰都能欺負的。”脾氣暴躁的金凱樂一巴掌把眼前的條桌拍成了碎片,一步跨了出去。

    甘陽院長殞落了。云俊昌渾身一軟,直接癱倒在地。

    在他的眼里,甘陽可是高不可攀的至高人物,沒想到,竟然殞落了。難道副院長,長老等人開會商議給甘陽院長報仇的事情嗎?

    zw191024181
广西快3开奖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