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790章最出人意料的斬首(周一求票票)
一本讀|WwんW.『yb→du→.co
    斬首?

    聽起來就是一個笑話!

    山本君嘴角泛起了不屑的冷笑,這種情況下,敵人怎么斬首?

    沒有重型武器,對方想要斬首,唯一的可能,那就是狙擊!

    但是1000多人,里三層外三層,封鎖叢林四周,就算對方槍法再準也沒用,因為他沒有射擊的空間。

    山本君山前摸了下裸露的樹干,樹汁還沒有凝固,說明時間過去沒多久。

    山本君轉頭就冷聲下令:“敵人一定在不遠處,給我追,將人揪出來。”

    嘩啦。

    成千的戰士如同潮水一般,向四周散開,強光手電筒的光源,將叢林照得通亮。

    而山本君沒有離開,也不著急著離開,反而觀察著張陸留下的字。

    這倒不是他有受虐的愛好,他要試圖通過一個人的字體可以真切讀出對方的心理。

    字如其人就是這個道理!

    這方面,山本君有研究,字體工整,垂直之人,其性格必然是嚴謹認真,頭腦冷靜,善于思考,意志堅定之人。

    字體向左側傾斜的人,這種人具有保守和謹慎的性格特征。這種人的性格不僅是內向的,還是感性的。

    字體向右傾斜的人,這樣的人具有非常強的開拓精神,在追求夢想的過程中不怕困難,且能一如既往地堅持到底。他們大多性格開朗且非常自信,并且非常善于同其他人進行交際。

    眼前的字體大體垂直但稍稍偏右,也就是說他具有兩種混合性格。

    這種人很可怕,平時嘿嘿笑,樂觀開朗自信,很好打交道,但真的有事,可能比誰都狠,這是最合適當軍人的性格。

    一方面是偽裝敵后滲透,另一方面,辛狠,又足智多謀,頭腦冷靜,具有非常強的開拓精神,也就是說,他的膽子非常的大。

    山洞的留言和樹皮上的留字,都準確無誤反應了這一點。

    判斷了對方的性格,山本君在心理緩緩勾勒一個神秘敵人的輪廓,不過想要更完善,還得收集更多的資料,才能判斷出對方的作戰意圖,順藤摸瓜拿下這伙人。

    而此刻,埋藏在地下的張陸,已經藏了十多分鐘。

    萬物感應可以感應到四周的情況,一名人員就在距離自己不足兩米之處。

    旋即彼岸之瞳立即鎖定這名警衛員。

    一道影子從泥土里面彈射而出,黑暗之下,就像一只貓頭鷹無聲無息的捕捉老鼠。

    一抓警衛員,撲倒對方,在落地的時候,利用筋骨化龍減緩墜力,不發出任何聲響。

    手指一壓在對方的大動脈上,就跟上次對付狼犬一個道理,截住氣血,這名警衛員立即暈死了過去。

    整個動作太快了,撲過去一秒,打暈對方一秒,第三秒張陸已經站了起來,他本來就著R國軍人的作戰服,這一站起來,秒變成了警衛員。

    然后張陸就變成了警衛員,警衛著四周,當面朝東邊的時候,暗道了一聲可惜。

    如果剛才山本站在警衛員的位置,剛才哪一下,R國的指揮官就當場陣亡了。

    張陸深吸了一口氣,放松了下來,默默等待機會。

    不久,山本離開。

    張陸作為警衛員很正常的跟著,不過他只是最外圍的警衛,靠近山本還有核心警衛員。

    黑暗中,竟然誰也不知道發生了偷天換日的事情,但張陸插入了警衛隊伍之后,微微驚詫,這個山本還真是厲害,竟然連警衛員都固定了位置。

    除了核心警衛員,他們這些邊緣的警衛員,根本就沒有機會靠近山本。

    當然以張陸的身手,干掉不足八米的山本,也是容易。

    但得手之后卻無法脫身!

    “繼續等吧!”

    時間飛快流失,這一等,張陸就是等了一個黑夜,等到天色漸漸發亮。

    饒是一向鎮定自若的張陸,此刻都暗暗著急。

    要是天大亮,他很容易被人認出來,畢竟他沒有易容。

    山本看了一眼天色,出聲道:“你們散開,在四周防守,我要看書。”

    他有看書的習慣,找了一塊巖石,坐在上面,拿出了一本書和一個筆記本。

    如果安然在這里,一眼就能看出,山本看的書是R國的兵法書《五輪書》這是R國第一兵法書,也是號稱世界三大兵法奇書,與孫子兵法同列。

    張陸不知道山本看得是什么書,但對方這種好學的態度,難怪指揮能力這么強悍!

    當然佩服歸佩服,該殺還是要殺的!

    張陸本來都要冒險行事,畢竟再等下來,自己就要露餡,也就說天一大亮,不動手,就只能找個借口撤退。

    現在機會終于來了。

    張陸眸中閃過一抹殺意,走進了附近一棵大樹。

    “浩二,你去哪里?”一名警衛看到張陸一個人朝大樹走去,馬上出聲。

    這些人都是高度警惕,一有什么風吹草動,立即就警覺起來。

    張陸轉過身子,朝著他們一拉皮帶,旋即轉身,走向了大樹。

    其余七名警衛也就不太理會張陸,本身浩二就是一個不茍言笑之人。

    況且他們就在上千人包圍的中心地段,能有什么危險。

    張陸走到了大樹身后,嗖的一下,張陸貼著地面,蟒蛇潛行,無聲無息靠近山本的位置。

    七名警衛員雖然近在咫尺,但是他們都背著山本,目光掃向四周。

    這可是最好的斬首機會!

    張陸冷冷一笑,這個山本君,可是夠狠的!

    采取了堡壘戰術,讓他們無法越過雷池半步,哪怕斬首了南云君,也無法改變戰局。

    對方更是發動了機械化戰場分割,一直對他們火鳳凰窮追不舍。

    如果不是女兵們激發除了速度和耐力的特殊能力,一千多人的兵團,誰能阻擋!

    最重要的是,如果不敢掉山本指揮官,火鳳凰無法通過R國人駐防的2B戰區!

    “結束了吧!”

    這個斬首一定很出人意料!

    可以想象,山本以這樣的方式陣亡,絕對會是演習斬首的經典案例。

    不過,有些成功是不可以復制的!

    張陸剛要動手,這個時候,山本從巖石上站了起來,拉開的褲鏈,猛掏了一陣……淅淅瀝瀝,灑下一片黃色的液體,這感覺真是舒暢,被那個“神秘突擊隊”搞得都差點失禁了。

    山本怨氣非常重。t21902181
广西快3开奖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