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25章 終止合作
一本讀|WwんW.『yb→du→.co
    李察思索的時候,魔裝騎士越行越遠,抬著昏迷的間諜,經行卡沙城內的指揮室,前往監牢。

    指揮室中,輪值顧問以及文職人員看到路過的魔裝騎士,露出好奇目光——擱之前,他們忙得連睡覺都沒時間,絕對沒有心情去探究這種無關事情。不過最近一個月都沒有軍事行動,作戰方案已經做出好幾十套來全部擱置,閑得極其無聊,因此一件小事,都能引起他們興趣。

    “這是抓了什么人?”有顧問出聲問。

    “應該是間諜吧。”有聽到一些消息的顧問回答,“聽說今晚,西卡間諜大規模滲透,但我們防備森嚴,沒讓他們得到好處。”

    “很好!找死的西卡佬,這是他們罪有應得——我們不去找他們麻煩已經夠給面子了,還來試著滲透我們?”

    “也許正是因為我們一直按兵不動,讓他們想破腦袋都想不出原因,才無奈試著想調查一下。”

    “那要是調查出來才有鬼呢,我們都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都這么久了,將軍一直說準備、準備、再準備,不知道準備到什么時候才算完。”

    “沒辦法,誰讓我們只是參謀,沒有軍權。所以,我們還是繼續老老實實做方案吧,沒準哪天索倫將軍突然下令全線進攻,能用上呢。”

    “但愿……”

    一眾參謀和文職人員議論紛紛,討論好一會。

    角落中,貴族參謀納特聽著這些,望向指揮室外魔裝騎士走過的空地,眉頭微皺,好像在想些什么。

    “嘩啦!”

    這時指揮室的門突然被推開,前不久路過押送間諜的魔裝騎士,送完人后從監牢返回,嚴肅的走入,出聲問道:“誰是納特參謀?”

    “啊?”納特一愣,有些詫異的出聲,“我就是,怎么……有事嗎?”

    魔裝騎士隊長走近,行了一個軍禮道:“索倫將軍找你,有事情詢問。”

    “找我?”納特變得更加詫異,“將軍找我,想詢問什么?”

    “不知道。”魔裝騎士隊長回應,語氣有些冰冷,“再說了,這是軍令,知道了也不能告訴你。”

    “好吧……”

    “那么,請吧!”魔裝騎士隊長向外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納特感受著房間內一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臉色變了變,但的確沒有任何理由拒絕,抿了下嘴出聲:“好。”

    說完,邁步同魔裝騎士走出去,消失在門外。

    納特和魔裝騎士剛一離開,門內參謀、文職人員立刻炸了鍋——不斷討論起來,激烈程度比之前高出好幾倍,疑惑納特為什么被索倫叫走,要知道這一個月內,索倫來指揮室的次數屈指可數,單獨召見人更是寥寥無幾。

    這絕對是有大事發生啊。

    一眾人越討論越興奮,指揮室赫然變成了養雞場。

    白袍參謀看不下去,出面了。

    “靜一靜!”作為首席參謀,身穿白袍的昆·達爾西喊出聲,雙手向下一壓,沉聲道,“先生們,請注意一下你們的禮儀,這可是指揮室,而不是集市或者酒館。將軍只是召見一個參謀而已,請不要大驚小怪。我知道你們好奇,但請克制一下好不好!”

    說完話,白袍參謀環視一圈指揮室中的人,目光嚴肅無比。

    留在房間中的一眾人,微微一愣,低下頭去,停止了說話——但也僅僅是停止一小會,不過幾分鐘,再次小聲嘀咕起來——好奇讓他們無法克制自己,不過的確不敢再像之前一樣大聲了。

    白袍參謀面對這種情況也有些無奈,說到底,他雖然是首席參謀,但實際身份只比其余參謀高半級,沒有管理權力。

    不過他也沒有太斤斤計較,因為他比其余人更好奇剛剛發生的事情。

    瞇眼望向指揮室外,聯系著很多之前的事情,他若有所思。

    門外的夜,越來越深了。

    ……

    深更半夜。

    當宛如墨汁浸染的夜空,幾乎整個掉在大地上時,卡沙城外原野上有了動靜。

    一道黑影出現,站在一棵枯樹旁警惕環視四周,沒一會他就看到,一個灰袍人急速飛掠來,落到了他身旁。

    黑影沒有任何啰嗦,出于心中的焦急,直接向灰袍人發聲問道:“情況怎么樣了?”

    “很糟糕。”灰袍人回答。

    “很糟糕?!”黑影聽了一驚,快速追問,“有多糟糕?”

    “整個行動都失敗了,你們的人、我們的人,大部分都被抓捕了,只有極少數逃脫。”

    “你!”黑影瞪眼,語氣憤怒起來,“這和當初你許諾的,可完全不一樣——你明明說兩天之內會有交代,難道這就是你所謂的交代?”

    “我知道,這是我們出了問題。”灰袍人沒有辯解,語氣平靜,“但戰爭,本來就是有很多意外。我真的沒有想到,聯盟在停止進攻的這段時間,并沒有松懈,相反還提高了警惕,因此才導致了這次滲透行動的失敗。

    不過,有了這次失敗,也有了經驗。我已經了解到聯盟的兵力分布了,下一次行動,絕對可以繞過防御,成功得到想要的情報,幫助你們西卡扭轉局面。”

    黑影沒有選擇輕易相信灰袍人,冷笑一聲,有些譏諷的道:“那要是下次再失敗呢?難道進行第三次行動?第三次行動再失敗,就進行第四次行動?我不知道你們怎么看我們西卡人,但我可是把他們當做同胞,而不是一次性消耗品。你這次讓我們的人配合你們,結果失敗,知道我們有多大犧牲?

    犧牲已經足夠多了,我們不想再這么繼續下去了。換句話說,這次的行動是一個轉折點,我們已經達成共識,這次再出問題,就不再聽你們擺布了。如我前兩天和你說過的話:這樣我們看不到希望,那就換個方式。

    西卡人可不是不會變通的老古董,即便有,也只是一小撮。我們剩下的人已經達成共識了,擺脫你們,用我們自己的方式獨自應對聯盟。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們走你們的路,我們走我們的路。當然,在這之前,你要想辦法把我們被捕的行動人員救出來——因為這是你們欠我們的!”
广西快3开奖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