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224章 再臨藥王谷,卻非當時人
一本讀|WwんW.『yb→du→.co
    此日清晨。

    蘇寒動身出發,前往藥王谷。

    藥王谷所處區域,在仙魔海的島嶼之上。

    而鳳凰帝朝境域的背部,便是仙魔海。

    輝煌圣主親臨,掠過了整個鳳凰圣朝境域,卻不被察覺,進入藥王谷當中。

    這對于蘇寒來說,是狠狠的一記耳光。

    無數人對鳳凰圣朝贊美、崇敬,甚至是仰慕。

    可自己,居然連輝煌圣主的到來,都未曾察覺?

    這種防御,在輝煌圣主這等人物的眼里,又算個屁?

    恐怕在他的心里,一直都是在嘲笑鳳凰圣朝的吧?

    而蘇寒,卻猶不自知?

    連番大戰的勝利,已經讓自己,無形當中,被沖昏了頭腦啊!

    因此!

    在離去之前,蘇寒下令——

    鳳凰圣朝所有七階以上的魔法師,盡皆施展魔法陣。

    在沒有開戰的時候,封鎖整個鳳凰圣朝境域!

    在沒有經過允許的情況下,連一只蒼蠅,也別想飛進來!

    同時,蘇寒又是派出了諸多強者,凝聚了無數陣法,在魔法陣上面,再加一層!

    滅掉了那些帝朝之后,鳳凰圣朝的境域,近乎是跨越了大半個中等星域。

    想全部封鎖,那是肯定不可能的。

    但至少,仙魔海這里,乃鳳凰圣朝目前來說的大本營,絕不可大意!

    而從輝煌圣主這一點上面,也能看出,屬于鳳凰圣朝本身的頂級強者,終歸還是沒有。

    比如……亞神!

    九分神境,具備太多的手段,僅憑凌笑、蕭琴弦等人,根本察覺不到。

    并且,他們的真正戰力,也都沒有達到亞神的級別。

    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鳳凰圣朝的造神能力已經很強了,中等星域無人能比。

    可強者,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堆積出來的。

    真要說,有誰能在短時間內,快速達到亞神的境界,那就只有一人。

    并非是具備吞天魔體的凌笑,也并非是具備血靈神帝傳承的蕭雨然,更不是擁有人臉的葉小菲。

    而是蘇雪!

    她的資質太過恐怖,即便曾經蘇寒站在了銀河星系最巔峰,也從來都沒有見到過,如此妖孽之人。

    有時候,蘇寒都會因為蘇雪的資質而感到心驚。

    畢竟,逆天之人,天總是要滅之啊!

    最為關鍵的一點——

    蘇雪從凡境開始修煉,跨越靈境,直至如今的仙境。

    卻是,沒有任何雷劫降臨!

    并非是圣子須彌戒的原因,蘇寒曾讓她出來過,可并沒有感受到絲毫雷劫的氣息。

    渡劫雖說危險,可劫后的造化,也是能夠讓渡劫之人戰力暴增的。

    可天劫,似乎完全忽略了蘇雪的存在。

    她如此美麗,宛如魔鬼與天使的化身,資質又是妖孽到了極致。

    蘇雪就是那種傳說中,無論走到哪里,都會引起風暴的女人。

    但不知道為何,就是沒有雷劫降臨。

    是被忽略了?

    還是,要積攢到一起,最終同時降臨?

    沒有答案。

    ……

    藥王谷距離鳳凰圣朝的大本營,并不是太遠。

    蘇寒等人清晨出發,不到晌午,便是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這座巨大的島嶼四周,有不知多少的船只存在。

    海浪拍打,這些船只跟著搖晃,引動了波濤洶涌。

    偶爾,會有連綿不斷的回音,夾雜著鳥鳴,朝著遠處傳遞。

    這里,還是有些熟悉的。

    蘇寒之前來過,且毫不客氣的喊出了寒光藥神的名諱,最終以神獸螞蟻的精血,與寒光藥神,換取了一些丹藥。

    當時的藥王谷弟子,曾因為蘇寒那般不客氣的大喊而震怒。

    這些人的長相,蘇寒至今記得。

    此番鳳凰圣朝來的,一共也就只有百人左右。

    凌笑、蕭琴弦、葉小菲,以及蕭雨然,都跟隨在蘇寒身旁。

    兩側、前后,則是圣寒神衛里面的頂級強者。

    足足百人,修為就沒有低于仙尊境的。

    甚至,哪怕是仙尊境,都是巔峰仙尊境!

    這等恐怖的威勢,以及那無法形容的可怕氣息,近乎是在蘇寒等人出現的剎那,就引起了無數人的注意。

    本來有很多人,在藥王谷的島嶼外圍,做著各種各樣的生意。

    但這一瞬,他們都是抬頭,朝著虛空望去!

    “那是……鳳凰圣朝的人?!”

    當看到蘇寒等人身上所穿的衣衫之時,島嶼上的人,頓時眼瞳收縮。

    那連番大戰之后,鳳凰圣朝早已經徹底的名動天下。

    別說與圣朝齊名,在某種程度上,鳳凰圣朝,甚至都超越了單一的圣朝!

    從十大圣朝在中等星域的無上威名,就能看出,此刻的鳳凰圣朝,在中等星域修士心中,到底是一種怎樣的位置了。

    而當他們看清楚,鳳凰圣朝這些人的長相之時,那之前收縮的眼瞳,直接就僵硬!

    連帶著身軀、神色等等,全部石化!

    “中間的那位……是誰?我是不是看花眼了?”

    “鳳凰圣主……那是鳳凰圣主!!!”

    “我的天,鳳凰圣主親臨藥王谷?難道又有什么大事發生嗎?”

    “炸了,我的心要炸了,那居然是鳳凰圣主啊!!!”

    “這么帥的嗎?不是說鳳凰圣主只是長的清秀嗎?看起來好帥啊!”

    “我要加入鳳凰圣朝,不,我要嫁給鳳凰圣主!!!”

    唰唰唰——

    無數人在此刻后退,臉上盡是恭敬與狂熱。

    蘇寒等人明明是在虛空之上,可這些人,依舊是仿若,給他們讓出了一條路。

    望向下方眾人,蘇寒露出笑容,微微點頭。

    這種對他來說,明明是平凡至極的動作,可落在眾人眼中,卻又是掀起了一陣轟動。

    他們,受寵若驚!

    圣主之位,向來都是高高在上,為中等星域頂尖掌權者。

    他們揮手之間,便可呼風喚雨。

    平日里,行蹤詭異莫測,連看都別想看到。

    哪怕是偶爾真的能遇到,可誰敢指望,他們沖你笑一下?

    蘇寒這點頭微笑,在這種時刻,可真的是圈粉啊!

    “圣主大人,我愛你!!!”

    有女子尖銳的聲音,響徹天際。

    蘇寒臉肉抖動了一下,佯裝沒有聽到。

    凌笑那不適時宜的調侃聲,卻是傳了過來。

    “圣主就是圣主啊,走到哪里都有人愛,明明已經那么多妻子了,就不能給我們也喝點湯嗎?”

    蘇寒全當眉頭聽到。

    其他人也都是眼角兒抽動了一下。

    凌笑敢這么調侃,他們可不敢。

    “圣主,人家小妹妹在喊你呢,你好歹搭理人家一下啊,別這么冷漠嘛!”凌笑又道。

    蘇寒眼睛一瞪:“要不要我把圣主這個位置給你,你別喝湯了,直接去吃肉啊?畢竟你長的這么帥,身材又好,修為又高,你說是不是啊?”

    凌笑本來還想多扯幾句,但聽到此話之后,立刻閉上了嘴巴。

    “你一天天就閑得慌。”葉小菲也是瞪了他一眼。

    “好好管管他,別就知道滿嘴噴糞。”蘇寒道。

    凌笑嘴角兒一抽:“擦,啥叫做滿嘴噴糞啊?圣主你這種身份的人,怎能說出此等粗俗不堪的話語?”

    “跟你,就說不了什么好聽的。”蘇寒道。

    談笑之間,眾人已經來到了藥王谷門口。

    后方無數人依舊還在行注目禮。

    蘇寒知道,這其中,恐怕不乏三大圣朝的眼線。

    他這般大場場的來此,就沒擔心過,三大圣朝會知道。

    “我等,拜見鳳凰圣主!”

    藥王谷看門弟子也都是神色震撼,連忙行禮。

    他們背靠藥王谷,但跟鳳凰圣朝這種龐然大物相比,真的是差的太遠了。

    在說話之時,他們膝蓋彎曲,就要跪下。

    可蘇寒卻道:“這些禮儀就免了吧,本尊不喜歡別人下跪。”

    聞聽此言,那些藥王谷弟子微微一怔,又是站直了身體。

    倒也是碰巧,蘇寒在這些看門弟子里面,看到了幾張熟悉的面龐。

    上一次蘇寒到來的時候,在外面大喊寒光藥神名諱,就是這些人,對自己喊打喊殺的。

    說起來,倒也不是他們狂傲,而是蘇寒有些無禮了。

    而在蘇寒看向他們的時候,正巧這幾人,也都在偷偷的望著蘇寒。

    目光對視,這些弟子的心臟,都是狠狠一顫,連忙將目光收了回去。

    他們,也沒有忘記上一次的事情呢。

    鳳凰圣主會不會因此而找茬?

    若真的找茬的話,以他的地位,藥王谷會保住自己等人嗎?

    應該不會吧?

    畢竟,對方乃是圣主,而自己等人,只是一些不入流的看門弟子而已啊!

    可上一次的事情,也不是自己等人的錯啊!

    他來了就毫不客氣的,直呼谷主名諱。

    谷主何許人也?也是可以隨便亂喊的?

    而且,上一次他來的時候,只是一位靈主而已。

    堂堂藥王谷,又豈會將區區的一個靈主放在眼里?

    毫無疑問,這些人的心理活動,真的是極為活躍的。

    在他們想了這么多之后,蘇寒與他們擦肩而過,絲毫未提上一次的事情。

    直至鳳凰圣朝的人,徹底進入了藥王谷當中,他們這才清醒過來。

    圣主,不愧是圣主啊!

    人家那等氣魄,又怎能與自己等人計較?

    想的可真多!

    ……

    清羽仙皇,蘇寒也熟悉這個人。

    上一次來藥王谷的時候,正是他先出現,接待蘇寒的。

    若非是蘇寒拿出了神獸螞蟻的精血,怕是連寒光藥神的面都見不到,最多也不過是他來接待了。

    而這次,跟上次,卻是完全不同了。

    清羽仙皇,依舊還是那位五階煉丹師。

    而蘇寒,已經成為了手掌一揮,便可呼風喚雨的鳳凰圣主了。

    “晚輩,拜見蘇圣主。”

    清羽仙皇深深的吸了口氣。

    其神色復雜當中,就要單膝下跪。

    “不必了。”

    蘇寒道:“你我也是熟人,無需如此客氣。”

    “多謝蘇圣主。”

    清羽仙皇抬頭,望著蘇寒那依舊年輕的面龐,臉上的復雜,更加濃郁了。

    曾幾何時,面前這位跺一跺腳,就能令中等星域顫三顫的恐怖存在,只是一位靈主而已?

    曾幾何時,清羽仙皇,根本就瞧不上他?

    哪怕是拿出了神獸螞蟻的精血,也依舊是瞧不上他?

    五階煉丹師,哪怕是那些皇主們,都要客客氣氣的對待,更別說一位小小的靈主了。

    而如今,別說是鳳凰圣朝這種龐然大物了,哪怕是蘇寒本身的戰力,都已經超過了清羽仙皇。

    當初與彼岸帝朝的那一戰,蘇寒以一箭之威,硬生生將彼岸帝主射殺,轟動一時。

    清羽仙皇,又豈能不知道?

    “鳳凰圣朝,晉升的實在是太快了啊!”清羽仙皇心中暗嘆。

    不到百年,從一座靈朝,晉升到了圣朝。

    若非自己存在于這個時代,誰敢相信?

    這已經,都不是‘奇跡’兩個字,所能形容的了啊!

    傳奇?

    傳說?

    不不不!

    一切的詞語,都無法形容。

    “蘇圣主此番來此,是為了?”清羽仙皇小心翼翼的道。

    四周有不少藥王谷中等高層,都躬著身,半低著頭顱。

    “本尊來此,是為了找寒光藥神,買一些丹藥。”蘇寒微笑道。

    清羽仙皇愣了一下。

    買丹藥?

    這種小事,也需要你堂堂圣主,親自到來?

    “谷主外出,但知曉您的到來,已經傳音,很快就會回來。”

    清羽仙皇道:“還望蘇圣主莫怪,晚輩等人,已經為您準備好了休息的地方,您可以稍作歇息。”

    “好。”蘇寒點頭。

    “咻!”

    也就在此刻,一道寒光炸裂。

    上方虛空崩潰,寒光藥神的身影,從中走出。

    蘇寒抬頭,似乎是因為太陽太過耀眼,從而瞇起了眼睛。

    而寒光藥神的身影,則是緩緩的落在了地上。

    “老夫,見過鳳凰圣主。”

    即便是他,也不得不屈尊,給蘇寒行此大禮。

    蘇寒身影一閃,連忙將寒光藥神給扶住,微笑道:“前輩乃煉丹界泰山北斗,本尊雖身份尚可,卻也承受不起這等禮數,前輩還是收了神通吧!”

    “這,也算是神通嗎?”

    寒光藥神苦笑了聲,不過也沒有再繼續行禮。

    他深深的看了蘇寒一眼,宛如老友一般的嘆息道:“當年蘇圣主前來藥王谷的時候,鳳凰圣朝,還只是一座靈朝而已,卻短短不到百年的時間,卻已經引動了中等星域風雨色變,老夫,實在是佩服啊!”t21902181
广西快3开奖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