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八百零三章 一見如故
一本讀|WwんW.『yb→du→.co
    襲擊來得如此突兀。

    在燧朝的腹心地帶,燧朝大皇子的秘密行宮,居然受到了西方妖國的襲擊!

    墨竹垸的守衛們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大群大群的護衛和侍女被血色神光擊殺,幾個負責掌控墨竹垸的老太監,急忙開啟了防御大陣。

    無數拇指粗細的墨竹無風自動,一圈圈奇異的墨色符文從墨竹桿內蕩漾開來,整個天地都好似變成了一汪清水,墨竹垸就好似一滴落入清水中的墨汁,一圈圈的墨色不斷向四周擴散。

    隨后就是,無數墨竹葉煉制成的飛刀沖天而起,帶著一條條墨色流光籠罩了空中數萬大妖。

    墨竹垸的防御大陣凌厲無比,可是空中通體血光纏繞的絕美女子譏誚的冷笑一聲,身后血色孔雀尾羽放出的血光驟然密集了百倍。

    無數條極細的血光漫天亂灑,每一條血光都恰好命中一柄墨竹葉飛刀。

    一片片飛刀湮滅,無數條血光在空中一個橫掃,然后命中了墨竹垸上方的某一點。

    一聲巨響,墨竹垸的防御大陣被破開了一個細小的窟窿,無數條血光順著這個窟窿竄了進去,大片大片的墨竹就在血光中徹底湮滅。

    一圈圈的墨色紋路崩碎,墨竹垸劇烈的震蕩著,數以十萬計的護衛、侍女、太監齊聲驚呼嘶吼。

    數萬大妖沖進了墨竹垸,帶著刺鼻腥味的滾滾妖云彌漫四方,血色美女懸浮高空,哪里有人劇烈反抗,當即就是漫天血光絲毫不講道理的傾瀉下來。

    短短二十個呼吸的時間,墨竹垸內風戎的所有下屬盡被擊殺。

    大群大妖施展神通手段,破開一處處精舍中的各種防御禁制,盡情的搜刮著所見的一切。

    尤其是各種書籍、卷軸、信函、玉玨等等可以儲存信息的,更是被他們小心翼翼的收集起來,不斷送入血色美女手中。

    通體血炎纏繞的美女腳踏血云,繞著墨竹垸快速轉著圈子。

    突然間,一群大妖一聲吶喊,將一棟竹樓轟成了粉碎,露出了樓內身披黑色甲胄的裴鳳。

    “大人,這里還有一個……好兇狠的小娘們。”一尊豹頭環眼,身披連環鎖子甲,手持披風大砍刀的大妖隨手一刀劈向了裴鳳,然后被裴鳳輕松閃過,劈面一拳轟在了他的臉上,將他打了個趔趄。

    一團血光奔襲而來,血色女子冷哼道:“風戎的女人?”

    噴吐著血光的長戟抵在了裴鳳的胸前,裴鳳冷聲道:“風戎是誰?”

    血色女子眉頭一挑,看了看裴鳳那張英氣勃勃的絕美面龐,笑了起來:“哈,你不是風戎的人?也是,那等浮夸腌臜的貨色,配不上你這樣的……嗯?你是……”

    裴鳳身上,一絲絲黑氣蕩漾開來,黑氣化為一片朦朧的丈許大小的光幕閃爍了一下,一頭通體燃燒著黑色魔焰,氣焰滔天的魔鳳虛影在光幕中一閃而過。

    “滅世魔鳳?”血色女子眉頭一挑,她身后血光大聲,那頭妖異卻又威嚴無比的血色孔雀仰天長嘶,華麗的尾羽張開,血色神光籠罩虛空,氣焰強大、囂張到不可一世。

    “殺生血孔雀,滅世魔鳳凰。”血色女子‘咯咯咯’的笑了起來,她伸手用力的拍了一下裴鳳的肩膀:“太古有名的兩大魔禽,想不到在當今居然還能湊齊了。”

    裴鳳微微動了一下,她脖頸上一縷細細的七彩煙云頓時閃了一下。

    “什么破玩意?你是被風戎抓過來的?”血色女子眸子里兇光一閃,一把抓住了那縷細細的云煙,血色烈焰從她手中噴出,頃刻間將千里云煙鎖燒得斷裂開來。

    “風戎不是個好東西……這位妹子,跟我走吧。否則,你遲早還會被他們燧朝的人抓回去。”血色美女輕笑道:“我名血獄,你肯定沒我年紀大,叫我一聲獄姐姐就是。”

    那邊突然傳來一聲低沉的獸鳴聲,一頭通體漆黑的云貓化為原形,咬著一塊巴掌大小、靈光流蕩的玉玨狂奔了過來。他跑到血獄面前,張開嘴將玉玨吐了出來,長長的尾巴飛快的搖晃著。

    血獄一把接過玉玨,眉心一縷血光噴出,在玉玨表面輕輕一繞,就聽得‘嗤嗤’聲響,數十重禁制炸開,紛紛破成了一縷縷色澤各異的云煙流散。

    血光透入了玉玨中,大片文字密密麻麻的浮現,隨之出現的還有一張張奇形怪狀的面龐。

    “是了,風戎執掌燧朝戎機殿,這是戎機殿安插在四大國朝中的奸細名單。”血獄笑得異常燦爛:“消息沒錯,這廝怠政,戎機殿的勾當,多為他手下的幾個老太監為他處理。這墨竹垸,不僅是他的秘密行宮,更是戎機殿處理軍機之地。”

    “夜路走多了,你風戎遲早遇到鬼!”血獄仰天長嘯:“撤退,撤退!快!”

    血獄一把抓起裴鳳的手,拉著她化為一縷血光沖天飛起。幾頭白銀般雪亮的巨象已經張開大嘴,血獄飛速投入了巨象的嘴里。另外數萬大妖紛紛化為滾滾妖云,卷起大片妖風,飛快的遁入了巨象大嘴。

    白雁湖的四面八方,同時有各色奇光閃爍。

    數十只天地元能所化,或者雷霆纏繞,或者烈焰燃燒的巨大手掌呼嘯著破空而來,任何一只手掌都有墨竹垸的數十個大小,那聲勢真的駭人至極。

    “哪里逃!”遠遠的,有雷霆震怒的吼聲傳來。

    白雁湖地處燧朝腹心地帶,居然有一群大妖闖了進來殺人放火,這讓周邊的燧朝各州治的大佬們如何容得?

    鼓號聲驚天動地,距離白雁湖最近的幾個郡治,更是已經出動了大批兵馬,駕著戰艦朝著這邊趕了過來。

    幾頭四牙巨象仰天長嘯,他們的象牙同時崩解、脫落,一道道強大的空間波動急速擴散開來,崩解的象牙在他們身邊化為一個銀光閃爍的巨型傳送陣,強行將虛空撕出了一個巨大的缺口。

    巨象們的身軀在急速的縮小。

    他們瘋狂的燃燒精血、血肉,為身邊的巨型傳送陣提供能量。

    終于,在第一支巨大的手掌抓來之前,幾頭巨象連同整個傳送陣瞬間消失。

    第一只金光燦燦的大手破空襲來,在原本幾頭巨象所在的位置重重一拍。湖面上掀起了滔天巨浪,白雁湖被硬生生的破開了一個大窟窿,一團團渾濁的氣流卷起了無數湖底淤泥沖上高空,化為大片濃云遮蓋了數萬里方圓。

    下一瞬間,數十道散發出恐怖氣息的身影憑空出現在墨竹垸上空。

    一道道強橫的神魂之力轟向了墨竹垸,一時間無數墨竹盡成粉碎,露出了下面無數尸骸。

    “血獄滅絕神光,是西妖國的血獄山主來犯。”

    “這些人,是宮里的人……徹查一下,這是哪位秘密置下的產業。”

    “不對,這幾位公公,他們身上,怎么會有戎機殿的印璽、令牌?”

    “戎機殿?是大皇子……”

    “保護現場,不許動這里一草一木……速速傳信燧都,讓戎機殿派人來處理這事情罷!”

    因為血獄的突襲,白雁湖周邊的燧朝州郡,連同幾個封國都被折騰得雞飛狗跳,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因為這件事情被抄家滅族,實在是一群大妖突兀的出現在燧朝的腹心之地,這事情太惡劣了。

    沒有人接應的話,誰會相信血獄能夠不驚動燧朝的邊軍,直接跑到白雁湖來?

    而且,她還能如此精準的找到白雁湖上風戎的秘密行宮。

    有內奸,而且是身份極其要命的內奸。

    就在一刻鐘后,一道圣旨從燧都飛出,燧朝神皇一聲令下,燧朝的西邊邊軍數百座大營隨命而動,朝著西妖國的各處關隘發動了瘋狂的進攻。

    但是西妖國似乎也早就有了準備,各處關隘防御得當,更是預先布置了大量的陣法陷阱,燧朝的邊軍損兵折將,并沒有占到任何的便宜。

    血獄山。

    這在西妖國也是兇名赫赫的所在。

    血獄山本身,是一座高有萬里,俊秀挺拔的好山水,這里山清水秀,景色宜人,而且天地元能極其濃郁,是居家養生、潛心修煉的洞天福地。

    但是往血獄山四周一望,就知道血獄山的兇名為何而來。

    血獄山被九條大河包裹,九條大河兇險無數,河水盡成血色,散發出滔天的血腥味,無數骸骨在河水中翻滾掙扎,九條大河中,絕無任何生靈,就連一絲水草、一只蝦米都沒有。

    九條大河更是生成了天生的禁制,寬達千里的河面上飛鳥難渡,就算是神明境的高手想要橫跨河面,一不小心望到自己在河面上的投影,都會莫名的栽進河水,只要血水一卷,就立刻血肉消泯,只剩下一具骸骨在河水中翻滾。

    九條大河的河邊,更是積存了無數的尸骸,一顆顆白骨骷髏,在河邊堆成了一座座巨大的京觀,那等滔天的煞氣,真正是神魔難近,鬼神發愁。

    血獄山的山頂,是一片方圓百里大小的平地,上面營造了美輪美奐的宮殿樓閣,種植了各色奇花異草,端的打造得和人間仙境一般。

    濃郁的天地元能化為肉眼可見的青色靈霧,在山頂盤旋流蕩,偶爾靈霧被風一吹,就化為大片云海朝著山外飄去,將山體上的樹林、花草滋養得格外鮮艷茁壯。

    一聲巨響,血獄山的頂部一條空間裂痕憑空出現,幾頭身軀縮水嚴重,瘦得皮包骨的巨象哆哆嗦嗦的從裂縫中竄了出來,落地后四足一陣哆嗦,‘嘭’的一下全都趴在了地上動彈不得。

    血獄帶著裴鳳從一頭巨象的嘴里飛了出來,用力的拍了一下巨象的鼻子:“來人啊,趕緊來人,弄點好吃好喝的,趕緊讓他們回回氣。”

    幾頭巨象低沉的哼哼了幾聲,勉強張開嘴,讓大群大妖從嘴里飛出。

    血獄沉聲道:“各歸其位,嚴陣以待,燧朝這次丟盡了臉,他們怕是要發瘋。妹子你叫什么名字?先在姐姐這里好生休息一下,姐姐我先去砍他幾千個腦袋再說。”

    一股邪異的殺意從血獄眸子里一閃而過,血獄低聲笑道:“剛剛可是看到了不少熟人的嘴臉,呵呵,這次看他們怎么死……”

    仰天狂笑三聲,血獄化身一道血色洪流沖天飛起,朝著西邊飛了過去。

    一頭巨大的血色孔雀虛影籠罩著她的身體,血孔雀輕輕揮動翅膀,一次展翅就是百萬里之遙,幾個閃爍就飛得無影無蹤。

    裴鳳不由得駭然。

    這血獄的修為實在是強得可怕,她的遁光速度,更是無比驚人。

    彈指百萬里……這莫名的讓裴鳳想起了巫鐵給她說過的,太古神話時代的傳說。可是在那傳說中,那頭金翅大鵬,一個展翅也不過九萬里,和血獄的展翅百萬里相比,實在是不能比。

    而且,這血獄的行事風格……不說也罷。

    她還在問裴鳳叫什么名字呢,結果,自顧自的說了一番話,就自顧自的飛走了。這等行事作風,也是頗為豪邁,豪邁得有點過頭了。

    大群大妖好奇的看了看裴鳳,就亂雜雜的架起妖風妖云朝著血獄山外飛去。

    仔細看去,就能看到,血獄山外面,九條大河之間,有一座座規模中等的城堡若隱若現。這些大妖盡都飛去了那些城堡中,風云收斂,就不見了蹤影。

    幾個生得妖嬈俏麗,但是眸子里不時閃過一抹兇厲野性的侍女走了過來,恭恭敬敬的向著裴鳳行了一禮,將她請去了山頂上的一座大殿中休憩。

    裴鳳在這大殿中,一等就是三天。

    三天后,血獄終于帶著渾身的血腥味,‘咯咯咯’的嬌笑著,得意洋洋的走了大殿。

    “好生痛快,那些膽敢勾結燧朝的蠢貨,就該把他們的腦漿都掏出來喂狗……”

    大笑著走到了裴鳳面前,血獄上下打量了裴鳳一陣子,這才問道:“我叫血獄,妹子可聽說過?哦,似乎,上次我說過了?嗯,妹子你叫什么名字?你身上的魔鳳氣息,可是讓人親近……嘖,殺生血孔雀,滅世魔鳳凰,我們是天生的搭檔啊!”

    “妹子你的修為有點弱,不過,滅世魔鳳的底子放在這里,姐姐我多給你找點好東西,提升修為也不算難。”

    “嚯嚯嚯嚯,以后你我姐妹聯手,看看這西妖國朝中,哪個混蛋還敢和姐姐我齜牙咧嘴。”

    “嘖,弄不好,咱們還能把妖王的寶座弄下來,輪流坐坐呢。”

    裴鳳一腦殼的迷糊,看著這個自顧自說話的血獄,她無奈說道:“血獄姐姐,小妹裴鳳,有禮了。”t21902181
广西快3开奖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