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807 萬鴉神壺
一本讀|WwんW.『yb→du→.co
    秦七寶手中舉著一件神光栩栩的神器,面有得色。

    此神器,壺型,壺側把柄如飛翼,宛若一只火神鴉。

    他朝周圍眾圣們說道:“此乃六品‘萬鴉神壺’,是我在一處上古神戰的廢墟,意外挖出來的六階火系神器。可噴出萬只元嬰級火幻鴉,口內噴火,翅上生煙,呱噪天地間。

    雖有輕微破損,但修葺一番便可恢復原樣。這是我千年來各界四處冒險歷練,尋獲的最高價值的神物!愿獻此神器于界主,換祖洲之主!”

    眾圣們都是震驚。

    一件六階輕微破損的神器,此等物品可是非常難以找到,價值極大。就算發現了,也必定珍藏,不肯輕易示人。

    拿一件神器來換洲主之位,也不能說是虧了。關鍵,要看秦七寶能坐多久的洲主?秦七寶的壽命,似乎也沒多少年可活,好像不超過百年吧!

    蘇塵也頗感意外,接過這萬鴉神壺摩挲了幾下,感到這壺中神力澎湃。壺上有破損,會減幾分威力,但依然能發揮出神器的作用。

    威力巨大的火系神器!

    洲主之位換此件神器,值!

    蘇塵大為贊許,立刻拍板做了決定,道:“秦兄,這祖洲之位,便授予你一千年。秦兄若是仙逝,則由你族弟秦無雙,繼承洲主之位,滿一千年為止。”

    “界主高義,秦七寶代無雙謝過界主!”

    秦七寶頓時大喜稱謝。

    蘇塵雖然給他的洲主之位加了一個期限,但是允許秦無雙繼承洲主,這對秦氏一門來說再好不過了。相當于一件神器,換回了兩任洲主。

    若是沒有蘇塵撐腰,秦無雙這輩子也就一個圣尊到頭了,修仙之國都未必有,更別說一洲之主了。

    “界主,我有一件來自深海淵的奇寶‘定海圣珠’,請還笑納!”

    “我這里也有,先看看我的奇寶!”

    秦七寶這一帶頭獻寶,得了一個祖洲之主。眾圣們哪里還坐得住,紛紛爭先恐后的獻上自己的重寶。

    有人獻五階圣物,有人獻上六階神物,雖然品階不一,但都是非常罕見的奇珍異寶,不花費個幾百年時間根本找不到。

    甚至連丹心圣尊、碧落上人等,都在暗自尋思,要不要拿出一件重寶,再搶下一個洲主之位——他們雖然無法身兼兩洲,但可以扶持他們本族、親友圣尊上位。

    整個仙宮內頓時熱鬧成了一鍋粥,比世俗菜市場還吵鬧。各色寶物爭奇斗艷,寶光神色幾乎充斥圣殿。

    寶物價值的高低并無定數,六階神物也未必就比極品五階圣物更強,全在是否有人出高價。

    關鍵在蘇塵,是否需要看的上。

    十洲仙境之內,只要手頭上有幾件極品寶物的圣尊,覬覦洲主之位的話,幾乎沒有不獻寶,希望自己能走狗屎運,被界主看上自己的寶物,一躍成為洲主。

    至于那些手里幾乎沒有寶物都圣尊們,他們兩手空空頗為郁悶,只有看熱鬧的份。

    但他們也沒什么不滿的,畢竟那些大佬們想成洲主,是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

    在昆侖仙宮觀禮的,并不只有十洲仙境的圣尊,還有問道宗的特使兩位大乘神尊大人。

    趙胤看到這一幕,滿臉的愕然。

    這蘇塵居然公開賣洲主之位,居然昏庸到如此程度!

    各洲之主,乃是界主最重要的手下和助手,是治理一界的核心高層,可以說再重要也不為過了。

    每一位洲主,要么是威望極高的老圣尊,要么便是界主值得信任的心腹干將。

    哪有蘇塵這樣直接,拿來公開拍賣,“賣官鬻爵”?

    就算有,也是私下交易,不會公開讓眾圣們知道,以免詬病,在背后各種詆毀。

    “看來...本尊還是高估他了。原以為他如此年青,手下強者成群,早早登上一界之主,乃我人族后起之秀。公開賣洲主之位,簡直跟皇朝昏君一般無二,如何能治理好十洲仙境?

    看來此子,只會修煉之法,沒有統馭一界的謀略之術!這十洲仙境,怕是會被他弄得烏煙瘴氣,一塌糊涂。”

    趙胤深深的失望,吸一口氣。

    他對蘇塵手下的一群妖族天才,鯤圣、玄武、火鳳、金烏等等,有些忌諱。它們都是一群妖圣,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跟人族不能真正一心。

    但對于蘇塵這個人族后起圣尊,他還是非常欣賞的,希望能加入問道宗。

    可如今觀之...太失望了。

    湯笑瞇起眼睛盯著界主寶座的蘇塵,皺著眉頭,陷入了沉思。

    蘇塵此舉有何深意?

    半響,他似乎看出了什么,眸中露出震驚之色。

    他得出的結論,卻和趙胤完全相反。

    湯笑面露驚色,搖了搖頭道:“趙兄,此言差矣!之前的大戰,只能證明他的神勇。但是今日觀之,此子實在是我人族不可多得的奇才,謀略之深,堪稱登峰造極!”

    “這是為何?”

    趙胤吃了一驚,有些不解。

    “他‘賣官鬻爵’,看似走了一步昏聵的臭棋,實則是飛來神筆。賣完這洲主之位,他才算是真正的把十洲仙境徹底掌握在手里。”

    湯笑嘆道。

    “要知道,十洲仙境空出足足六個洲主之位。他若直接讓心腹圣尊占據六個洲主之位,眾圣必定強烈不滿不服,十洲仙境難有寧日。

    所以,他主動退讓,只指定了兩個洲主之位,其余四個洲主全讓給眾圣。眾圣自然十分滿意,不會不答應這個條件,心思都在爭洲主之位去了。

    如果這四個洲主是由各洲威望最高、或實力最強者出任,必定是一方諸侯。顯然跟他這個界主沒多少關系。

    但是他卻又出一招‘賣官鬻爵’,誰出寶物最好,誰便為洲主。這簡直是神來之筆。

    四位新洲主全是靠‘賣官鬻爵’,而非威望最高、戰力最強者出任。他們花了巨大代價買來洲主之位,肯定要拼命在本洲收刮,收回本錢。他們跟本洲的圣尊關系較差,反而跟蘇圣更親近,要仰賴界主來坐穩自己的洲主之位。這四人雖非他的手下,卻是間接依靠于他。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只是這簡單的一招賣官,他便直接擁有兩個洲主席位、間接控制了四個洲主。這十洲仙境的十位洲主,他這邊就占了六席,超過了一大半。剩下四席,縱然是有心作祟,也根本掀不起浪花來,被直接碾壓。

    完成這一步,十洲仙境立刻便掌控在他的手里。

    可見,他對權謀之術,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哪怕外人看來是昏聵之法,他也一樣信手拈來,為其所用。”

    “這...”

    趙胤震驚了許久。

    聽了湯笑這一席話,他竟然無從反駁。

    但他心里,總覺得這樣做不對,“此舉...總歸有些急功近利...賣洲主之位,怕是會有后患!”

    “確有后患!”

    湯笑不由再嘆道,“但要知道,蘇圣已經從我們這里得到了一份重要情報,上古妖界囤積大軍,正在離十洲仙境不遠處虎視眈眈,隨時挑起界戰。

    這個節骨眼上,哪容得他對洲主人選精挑細選。最短時間內控制十洲仙境,才有足夠的人力來應對界戰。不拘一格,這才是他最高明之處!

    妖月宗恐怕絕對想不到,他能如此快速就控制十洲仙境的大局,令本界大部分圣尊都服從于他。等到他徹底完成登基,才挑起這場界戰,來搶奪界主,下了一步臭棋。”t21902181
广西快3开奖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