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一十三章 未竟全功
一本讀|WwんW.『yb→du→.co
    長孫光此刻只能求神拜佛,乞求自己那兩個親兵能夠咬緊牙關,寧死不將鄭三娃的尸體去向道出。只要找不到鄭三娃的尸體,那便是沒有物證,依靠長孫光的影響力薛仁貴不敢肆無忌憚的將自己斬殺。

    縱然依舊心存懷疑,也只能將自己押解回到長安,交由衛尉寺調查審訊。

    那里可是關隴世家自大唐建國之時起便開始經營的地盤,自家人審訊自家人,又能審出什么來?

    即便是在這安西軍中,各個基層都有關隴子弟,薛仁貴再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只敢審訊那些個兵卒,卻也不敢動他分毫。

    當然,有證據那可就完全不一樣了,這位乃是房俊的嫡系,說一句房二的鷹犬爪牙亦不過為,一旦手握罪證,誰也救不了自己……

    他低著頭,偷偷擦了一下臉頰上的汗水,滿腹委屈道:“末將不知薛司馬因何懷疑,也不知究竟是誰在背后搬弄是非、妄言詆毀,但末將身正不怕影子斜,任憑薛司馬審訊!”

    營地之內混亂一片,將校們聞聽薛仁貴下令拿人,盡皆吃驚,不明所以之下趕緊來到帥帳,探明原委。

    薛仁貴便令諸人留下。

    小半個時辰之后,便有親兵入帳稟報:“司馬,當日長孫校尉所率出城之兵卒,已然盡皆擒獲,刑訊之下,大半業已招認。”

    薛仁貴坐在書案之后,點點頭:“都招認了什么,詳細道來。”

    “喏!”

    親兵道:“大半人招認,當日跟隨長孫校尉出城巡邏之時,遇到高真行所部之斥候,帶回的消息是其部與距離碎葉城不遠的地方遭受阿拉伯騎兵夜襲,然后力戰而退,直至熱海山口,被阿拉伯騎兵追上,再無逃跑之可能。高真行校尉當機立斷,命鄭三娃返回弓月城報訊,而他自己則率領麾下兵卒死戰山口,力阻敵軍,為他爭取時間。而鄭三娃日夜兼程奔赴八百里,卻被長孫校尉所殺,然后率領部下兵卒向南前行百余里,做出偵查之假象,而后便回到弓月城,將高真行所部之訊息據為己有,上報給司馬。”

    賬內頓時響起一片驚呼,更有隱隱怒聲喝罵。

    軍伍之中,袍澤既是手足,尤其是安西軍中盡是關中兒郎,祖宗們自先秦之時便四處征戰,他們血灑關內塞外,埋尸中原塞北,縱然亦曾有過失敗、亦曾有過慘痛,卻從未有過背叛!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于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于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

    老秦人一代又一代,唱著這首戰歌前赴后繼,抗爭犬戎、決勝中原,出征塞外、封狼居胥,鮮血流盡馬革裹尸,相攜相扶并肩作戰,有痛有淚,可歌可泣,卻從未有過背叛!

    殘殺袍澤、冒領軍功,這在軍中被視為奇恥大辱,百死而不足恕其罪!

    長孫光大汗淋漓,他隱隱聽到帳中甚至有不少關隴世家出身的將校都出言怒叱,情緒激烈,連忙大聲狡辯道:“薛司馬,請聽末將一言!末將平素治軍嚴謹,兵卒略有犯錯便以軍法相懲,難保他們心中沒有積蓄怨念,此番大刑之下,信口胡謅,何足為信?況且自古以來,講究人贓俱獲,那些兵卒只是說末將殘殺了報訊之袍澤,但尸體何在?沒有尸體佐證,焉能將這罪責強加于末將頭上?還望司馬嚴謹審訊,還末將一個清白!否則,吾長孫光,寧死不服!”

    言罷,他將頭上鐵盔摘下,放在自己面前,抹了抹臉上的汗水,做出一副慷慨凜然之色。

    有人站出來,沉聲道:“薛司馬明鑒,若無確鑿之證據,的確不能只聽信那些兵卒一面之詞。三木之下,如墜煉獄,等閑兵卒意志不堅,為了擺脫那難熬的酷刑,免不了胡說八道一通,不可輕信,否則一旦輕信妄言,致使英雄蒙難、勇士承冤,豈非令親者痛、仇者快?”

    有寥寥幾人出言附和,但大多數將校都緘默以對。

    薛仁貴瞅了一眼,說話之人乃是錄事參軍令狐暢,令狐德棻的孫子……有關隴子弟站出來維護長孫光,薛仁貴自然不意外。

    他嗤笑一聲,冷笑道:“令狐參軍此言,是否愿意為長孫光擔保?”

    令狐暢頓時一愣,支吾道:“這個……”

    “呵呵。”

    薛仁貴再度冷笑,一臉不屑的看著令狐暢,緩緩說道:“爾等皆是關隴子弟,眼目之中唯有官官相護、利益盤結,何曾有過國家法度,何曾有過軍中律例?”

    令狐暢覺得這個罪名有些大,自己不能背,連忙道:“還請薛司馬息怒,末將絕非維護長孫校尉,只是就事論事而已……”

    “放屁!”

    薛仁貴猛地拍案而起,一聲怒罵。

    他站起身,從書案之后走出,指著令狐暢的鼻子,怒叱道:“把你的手放在胸口,摸著自己的良心,告訴本將在你心里,是否相信長孫光殘殺袍澤、冒領軍功?”

    令狐暢冷汗流下來了。

    捫心自問,他是相信長孫光做出這樣的事了的……無論動機、后果,長孫光的嫌疑最大。

    然而身為關隴子弟,他又不得不維護長孫光,即便他對于長孫光的行徑極為不齒!

    深吸口氣,令狐暢抱拳施禮,道:“末將從不偏聽偏信,只看證據。若是人證物證俱在,不需薛司馬下令,末將愿意親自監斬長孫光!可如今只有人證,且是大刑之下所招供,可信度極低,末將認為,不應將長孫光治罪!”

    連大刑都不能給長孫光強加于身!

    薛仁貴怒火中燒,且也極力克制。

    他知道自己的資歷、出身乃是短板,若是李孝恭在此,說一句將長孫光拉出去明正典刑,誰敢在他面前說什么人證物證這樣話語?

    誰敢說,李孝恭就敢一并殺!

    他固然功勛不少,卻一直在房俊麾下效力,與整個大唐軍隊系統格格不入,這不是能力可以短時間彌補的,需要長時間的沉淀與努力。而他河東薛氏偏支遠房的出身,更是不被這些個世家子弟認可。

    賬內諸位兵將默然無語。

    關隴出身的將校要維護長孫光,非是關隴出身者,則在伺機觀望,不敢輕易表態。

    然而無論偏向誰,這種態度已經很明顯,他們相信這件事乃是長孫光所為,但是立場決定他們又必須維護長孫光。

    正義與利益,很多時候都是相悖的。

    即便他們心里或許仍舊保留著一絲良知,但是在家族利益面前,他們選擇漠視這份良知。

    ……

    這等情形,并未超出薛仁貴的預料。

    他再一次看向令狐暢,再次問道:“令狐參軍,可愿為長孫光擔保?”

    令狐暢嘴唇蠕動一下,不出聲。

    開什么玩笑,維護長孫光乃是出于大家同出關隴一脈,同氣連枝,可是豈能為了長孫光,從而將自己搭上?

    說說話沒關系,可擔保這種事,打死他也不干……

    薛仁貴唇邊露出一抹譏諷,轉而望向賬內諸人:“諸位,既然信誓旦旦為長孫光辯白,那么可否有人愿意為其擔保?”

    賬內無人應聲。

    非關隴出身的將校,自然不肯蹚這趟渾水,即便眼下沒有證據,但大家心里已經信了此事乃是長孫光所為,如何還肯為其擔保?而關隴出身的將校也不傻,大家關系近親,為你聲援可以,甚至聯合起來給予薛仁貴壓力也可以,但是擔保這種事,那是萬萬不能干的。

    但是薛仁貴臉上的那一抹譏諷不屑的笑容,分明就是在嘲笑他們這些人耍嘴皮子一個塞一個,搶功勞從來不服輸,但是到了緊要關頭,卻個個明哲保身,沒有擔當。

    大家都是有頭有臉的,這會兒卻不得不為了一個長孫光遭受薛仁貴的鄙視不屑,偏偏還半句硬氣的話語都說不出,真特娘的難受啊……t21902181
广西快3开奖和走势图